真武狂龙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收买

  轰咔!

  冷月刀芒跨过雷霆雨幕,仿佛经受天地伟力洗礼,比之龙牙矛率先一步,触及了那一方蕴含古狮一生武道意志的灵台,发出震耳欲聋的剧烈轰鸣。

  流光四溢间,无形光波横扫而出,连雷霆都为之扭曲崩散,整个灵台嗡的一声下降数丈。

  “吭!”

  吴明闷哼一声,收发由心的冷月刀,豁然脱手而飞,虎口崩裂溅血,人也随之倒飞而去,瞬间跨过百丈。

  “小畜生,老夫纵横神州百载,武道业已出神入化,铸就灵台,岂是你能……”

  古狮微微泛白的老脸上满是狰狞,目中涌现有如实质的金色杀机。

  咔嚓!

  至微不可查的碎裂声乍起,令其神色陡然凝固,不可置信的仰头看去,却见灵台被冷月刀劈中的所在,赫然出现一道细碎裂纹,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周遭蔓延。

  “怎么可能?”

  古狮目眦欲裂,嘴角溢血,恨怒交加,更有一丝恐惧。

  灵台乃是承载武道意志的根本,其凝炼程度不下于寻常道器,乃是天地赋予走到这一步强者的大威能,可以容纳一丝天地伟力入体。

  若非如此坚固,根本无法承受这等伟力加身,更遑论还要经由自身意志,在真元辅助之下施展出来。

  更遑论,此时有天降雷霆,削弱一切外来攻击!

  无论是武道意志,亦或元神,乃至神魂,都会因此受损,绝对是伤及根本的伤势!

  但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嗡!

  灵台受损,古狮施展的绝学所化狂狮虚影,大受影响,再也扛不住龙牙矛下坠之势,几乎在眨眼之间,便穿透了大半虚影,仿若金色烟花炸裂,上半身直接化作虚无。

  “可恶!”

  古狮已经来不及考虑,灵台受损所遭至的后患,发了疯似的将自身真元宣泄而出,双手更是快如闪电的变化招式。

  嗡!

  隐约间,天地中有梵音乍现,一轮金色宝光自其背后涌现,竟然替代了其一生观想修炼的狂狮虚影,闪烁出万丈金光,隐现佛音禅唱。

  “这是……”

  吴明轻吸口气凉气,面露惊色,瞳孔中更是倒影着无数金蛇般的光线,仿若‘卍’字符印,凝聚于天地间。

  “大悲手!”

  古狮怒啸扬手,万千金光化作一个‘卍’字佛印,其其连喷三口金色血液加持之下,手腕处一串无形佛珠飞出,滴溜溜旋转而起,包裹着佛印迎风便涨,仿若盾牌挡在头顶斜上方。

  轰咔!

  几乎在同时,龙牙矛已然降临,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刺耳尖啸,似乎不堪重负般嘎吱作响,却仍旧死死挡住了龙牙矛下坠之势。

  “小畜生,老夫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方能泄心头之恨!”

  古狮眼角崩血,怨毒无比的盯了吴明一眼,发了疯似的挺起脊梁,任由一条臂膀爆碎成血雾。

  但见血雾尽数融于佛印之中,竟使得这一招传承自玄悲大师的无上绝学威能再上一层楼,将龙牙矛顶的向上一顿。

  趁此间隙,密布裂纹的灵台嗖忽没入头顶,古狮身化金色闪电,猛的向后方激射而去。

  吼!

  几乎在同时,小猫不要命似的狂扑而上,张口喷吐赤青光焰,双爪掀起漫天飓风。

  “滚!”

  古狮独臂一挥,漫天金光洒出,威势赫然不弱,竟是如之前一般,轻易将小猫数十丈大小的体型拍飞,吐血滚落远处。

  但也因此,其遁速稍稍受阻,斜刺里飞扑出两道雄壮如山的身影,背后更是升腾起遮天蔽日的牛、狼巨影,赫然是两大皇者动用了血脉之力,激发圣相一击。

  轰隆!

  血脉圣像融于两大皇者绝学之中,宛若狼群突兀,龙象奔腾,裹挟雷霆之势,自两面夹击。

  “啊啊,给我开!”

  但见古狮怡然不惧,左手在断臂处一抹,血光满洒,化作雄狮傲啸之影,左拍右咬,赫然是将这足以创伤寻常巅峰皇者的一击撕碎。

  好在并非无用功,古狮闷哼一声,被两者余波扫中,连吐数口鲜血,人却依旧极速穿行。

  两大皇者拼尽全力的一击被迫,受反震之力影响,气息萎靡的连连爆退,再也无力阻挡,纵然是小猫也追之不及。

  这等存在,一心逃命,哪怕是身受重创,只要舍得付出代价,极难杀死。

  “哼!”

  吴明冷哼一声,刚要施展游龙步追杀,可面色豁然一变的倒退开来。

  轰隆!

  几乎在同时,万丈龙牙矛通天而降,在万千雷霆包裹之下,轰然刺破‘卍’字佛印,金光抛撒间,一闪的刺入大地。

  约莫半息之后,地底传出沉闷若兽吼般的轰鸣,紧接着便如波涛般起伏,掀起万丈沙尘,仿若地龙翻身。

  “走!”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吴明转身便逃。

  龙牙矛虽是自他之手激发,但这等一次性的宝物,除非在安全距离之外,哪怕对施展之人有一定保护,可受那雷霆和卍字佛印的影响,冲击地面所爆发的力量,堪称无差别攻击。

  以吴明现在的状况,哪怕有青龙铠护体,不死也得脱层皮。

  盏茶工夫后,面色惨淡,气息萎靡的两大蛮皇来到近前,小猫不甘低吼的伏在吴明脚下。

  “放心,只要他没离开遗落战境,就还有机会!”

  吴明手心向上,一滴散发淡淡金光的血渍,漂浮于掌心,隐现浩瀚威能,正是此前偷偷收取的一点古狮精血。

  可惜,九成九都毁了龙牙矛之下,根本来不及收取更多。

  “本皇虽然不太了解人族半圣的修炼境界,但也知道,以之前那人的修为,即便灵台不保,只要有足够的宝物,也能保有巅峰大宗师之能,下一次,本皇可不会再帮你出手了!”

  狼奔皇心有余悸道。

  若非着实忌惮,兼之欠了一个承诺,打死他都不会帮吴明,甚至若知道对付的是这等堪比蛮尊的强者,说不定一咬牙就糊弄过去了。

  这等老牌强者,身上定然有保命之物,难保下一次相遇就恢复了。

  “灵台已碎,除非有逆天机缘,其武道之路已断,即便伤势复原,也不过是寻常巅峰大宗师!”

  牛青剫迟疑少顷道。

  他的师父乃是西域佛门密宗大能者,对人族修炼体系倒是颇为了解,到了他这等修为境界,也能看出古狮圣道已断,再无重续可能。

  “呵呵,牛兄所言不错!”

  吴明微笑颔首,似乎一点也不为古狮走脱而郁闷,神色轻松道,“狼兄不愿出手也可,但我有一个提议,牛兄也不妨听听。”

  “吴兄但说无妨!”

  牛青剫本能不想牵扯其中,可数次欠下天大人情,若直接转身就走,心中那道坎也迈不过去。

  狼奔皇皱了皱眉,冷着脸没有说话,心中打定主意,哪怕吴明说出花来,届时随便找个理由拒绝便是。

  “两位也知道,我在神州各国仇家不少,此行更是危险重重,就如那古狮,不过是其中之一!”

  “若你想让本皇做打手,免开尊口!”

  不等吴明说完,狼奔皇直接拒绝。

  吼!

  小猫毛发倒竖,嘶吼连连,一双金色瞳孔狠狠剜了狼奔皇一眼,后者根本不在乎。

  小猫虽然实力不凡,体魄强横还在他之上,但堂堂三境狼蛮皇,也不是说着玩的,真要斗起来,鹿死谁手,为未可知!

  牛青剫眉头大皱,若是如此的话,他也不好参与,毕竟吴明的仇家可不仅仅是人族,还包括妖蛮!

  狼奔皇也正是知晓此点,而且更清楚,狐蛮圣女郦璃早就做了周密布局,为的就是杀死吴明,洗刷狐蛮圣地寒月湖所受的污浊之辱!

  “狼兄快人快语,在下也不瞒着,你们也清楚我身上宝物众多,只要你们有需要,尽管开口,但凡我有的,绝不会推辞,我只需要两位帮我对付人族一方的仇家,至于妖族的,我自有法子解决,而蛮族一方的仇家,两位想要以他们联手也罢,做壁上观也罢,我都没有异议!”

  吴明侃侃而谈,手中几样对妖蛮有大作用的几样重宝轮番出现。

  “风影草!”

  “混金藤!”

  两大蛮皇被宝光晃花了眼,起初还不甚在意,能够稍稍保持镇定,可当看到其中两样关乎自身根基的重宝,还有更珍贵之物出现时,不由失声惊呼。

  “两位若有所需,可任选其一作为定金!”

  吴明大方道。

  “此前屡次受吴兄救命之恩,一直无以为报,本就应全力相助,奈何实力低微,在下就愧领了!”

  宝物在前,牛青剫很没品的拿过混金藤,闷声道。

  眼见这一向憨厚的牛蛮子都不顾节操了,狼奔皇目光在风影草上一扫,探爪捞进怀中,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

  两宝近乎关系到自身根基,未来前途,哪怕再高傲,此时也得低头。

  吴明微微一笑,取出蛟魂灯,将精血置于其中点燃,交予牛青剫道:“牛兄狼兄,此物名曰蛟魂灯,可追踪觅迹,两位持此宝追索古狮下落,万万不可打草惊蛇,即便其恢复也没什么,只要掌握其行踪就足够了!”

  牛青剫接过蛟魂灯,还有几样适合遮掩气息的宝物,他身负人族血脉,倒也能够使用一二。

  “若有发现,可通过小猫传讯于我!”

  吴明交代一番道。

  小猫低沉嘶吼,与两大蛮皇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