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第1929章 我们提前完成生产任务

  设计局的工作突然变了!

  当杨明志再度回来的时候,他真如约定那样带来了三十个设计员,其中还有相当数量的女人。

  有二十名新晋加入设计局的年轻女性,她们是最近毕业的技校学生,所学的知识远远超过那些普通的女工。

  但是,当她们带上头巾,换上普通女性的大衣。她们坐在总装车间的工作台,乍一看去和那些经验丰富的技工并无二致。

  她们彼此确实大部分是同龄人,只是因为城市居民的身份,城市的女孩能接受更多的教育,其中的佼佼者会优先得到更深层的教育,也能为苏联的崛起做出更大的国家贡献。

  一个国家的发展与崛起,都来自她每一个渺小的个体。

  就好比4厂的最大总装车间,现有了五十多名专业装配员,她们的工作能力逐渐逼近一个极限。五十名工人对比4厂和5厂合计的六百余人比起来,比例还是太少。

  倘若杨明志带来的三十人全部拉进总装车间,分给各个班组,那么装配效率是否能立即提高60呢?

  也许会吧!

  “你们要去工厂的总装车间!你们必须了解我们设计的产品,在工人们手里是如何从图纸变成质量有保证的实体!未来的一个月,你们分批前往工厂。我告诉你们,我不要只会凭脑子联想,就把设计画在纸上却不考虑工人加工,以及士兵使用体验感觉的设计者。你们必须和工人们一同奋战,这样对你们有好处,对设计局也有好处。”

  杨明志最诟病的就是设计员一拍大腿搞出什么奇葩设计。

  这种事实在是列国比比皆是!但凡一个国家招标一个军械项目,必是各个公司各个企业各个设计局,短时间内拿出五花八门的射击和实验品。

  因为招标的项目往往只提供一个军方的需求。

  例如一支枪,项目会特别声明,它的子弹初速要是多少,使用怎样的弹药,备弹数量,以及精度、射速、全枪重量等。

  项目要求不会涉及枪械的情况,因为哪怕是镀金镀银,枪械不是博物馆的艺术品,更不是哪个名人的罕有藏品,它是一个消耗品,必须能在战场上大量使用,以及能快速更换新的。

  因为设计员的基层锻炼是极其重要的。

  杨明志归来,厂长安德烈耶夫笑脸相迎,尽显恭维之神色。

  他如何不恭维呢?

  毕竟4厂是安德烈耶夫负责的工厂,倘若自己干的凑合,厂长之位自己会长期把持,此等荣誉岂能放弃。

  何况自己有足够能力把工作做得很好!

  年轻的设计员们,今天来工厂者男少女多,不过所有人排着整齐的队伍紧跟在杨明志身后。大家严肃干练的模样像极了真正的军人,给予安德烈耶夫的感觉是非常特别的,因为他麾下的那些工人们,根本没有这样的气质。

  想来设计员是将军的部下,别列科夫将军担任设计局的局长,把军队作风带入组织不稀奇。

  白班的工人们已经开工,所有的厂房内正是热火朝天呢!

  冬季的白日是一天比一天短暂,气候亦是愈发寒冷。厂房内部可不一样,供暖系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儿,工人们拼命的工作又是挥汗如雨。

  三十名设计员排着整齐的队列,就像他们每天早晨在设计局门口训练的那样。他们换上军装背上强制,乍一看和普通是苏军士兵并无二致。

  “全队紧跟我,继续走!”杨明志大声命令道。

  他们踏着整齐的步伐,跟在局长身后走进了那巨大的总装厂房。

  突然间,轻易不打开的厚实木门完全大开,数量众多的人员涌入厂房。

  那些戴着头巾闷头工作的女工们都只是轻轻瞥一眼,接着继续勾着头,忍受着强烈的机油气味继续工作。

  机油味儿,杨明志从不觉得它是作呕的。

  机油其实就是工业润滑油,它作为枪械保养油再正常不过,而且到了苏联这里,传统的机油还被勾兑进去防冻剂。

  他觉得机油气息是一种特殊的香气,引起他一种大工业的澎湃感觉。

  “她们还在拼命工作,明明今天是星期日的。”杨明志平生一番感慨。

  “您是知道的,所有人没有假期,包括我也一样。”安德烈耶夫自豪的说。

  “是啊,休息日,战争结束前我也不敢奢望。现在你把安德洛夫娜叫来。”

  “好的。”

  今日的安德烈耶夫穿着厚实的皮衣,突然捆扎紧的皮带令他整个人变得有些滑稽。虽是如此,这个老家伙办事可不敢马虎。

  杨明志很了解这个家伙,此人和一路之隔的安东诺夫一样,他们就是苏联的中流砥柱,如同脚下长了根须,工作时间几乎都在工作车间泡着,第一时间去卸掉鸡零狗碎的问题,从而不劳局长大人的担心。

  相比他们,杨明志觉得自己候在工厂的时间,怎么有种咸鱼的感觉?

  “全体都有,男人一队,女人一对!”杨明志趁机命令。

  那些年轻人非常听话,短促的脚步后就成了两列纵队,这番举动又引得一些工人抬头看了几眼。

  不用怀疑,工人们都在估计新来的人们将加入自己所在的装配大军。

  工人们都是欢迎的,这样大家繁重的工作压力是否能有所缓解呢?似乎会的。

  不一会儿,戴着能把全部头发罩住的硕大灰色麻布帽子的安德洛夫娜,她高高兴兴的跑来。

  因为将军就是将军,身为得到器重的部下,仅有十九岁的她有样学样敬起军礼。

  嘴上更是念念有词“报告,我4厂装配车间主任安德洛夫娜,请将军指示。”

  “有趣。”杨明志嘴上不说,回了一个军礼。

  就是这段短暂的接洽,杨明志注意到这女人手部的异常。

  “安德洛夫娜同志,伸出你的双手!”

  “我……”她显得有些犹豫。

  “不要磨蹭!快点!”

  “遵命!”

  一些事她实在不想给杨明志展示,那是一些糗事,就是自己包着医用胶带的手指。

  杨明志一眼就明白的问题的原因——锐利的零件划伤或是粗糙的零件磨伤。

  工伤,它通常不是工人的疲劳引起精神疏忽所导致,虽然工人疲倦后,工伤很容易发生。

  更多的工伤就是这样,关节酸痛、手指被磨破。也许它也能归结为一些职业病。

  “你受伤了。”

  “不!不碍事……我还可以战斗。”

  “但是你漂亮的手指全是胶布,一些胶布也被磨得不成样子。你去医务室好好看过了?”

  “不碍事!”安德洛夫娜硬是要表现出铁娘子的风采,她昂起胸膛彰显自己的勇气,“我听说战士都是轻伤不下火线,报纸上刊登了许多英雄事迹,甚至收音机里也介绍了许多战斗英雄。那些年轻的战士即便是身负重伤,即便被打断了另一条胳膊,也要用残存的手指继续扣动扳机。

  我的这点伤算什么?就像是被绣花针扎了一个小洞,根本就没关系。我们大家黏上胶带,什么问题都没有。一切都为了产量!我们必须完成斯大林同志亲自下令的项目。”

  这个时代的苏联人都是这样单纯,她们身处在这样一个群体了,新来者很容易被群体的力量感召。

  追求个人主义?不!绝对不行。虽然人都有自私的本性,残酷战争的威胁下,抱团取暖的大家出于生存的本能,也会拼命的做事,维持组织的运作。

  “你的话很好听。”杨明志点点头,继续道,“整个工厂中最关键的就是装配车间,所有的零件到了你们手里变成可靠的成品,你们没有什么重型机器,只能依靠双手完成它。今天是星期天,和平时期你们要休息,现在非常时期你们必须工作。你们已经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我去了州长那里,州长对你们的生产能力感到震惊。”

  安德洛夫娜听得精神激动,她知道所谓的州长就是乌莫夫。

  在冲锋枪厂工作时候,她就趁着上级视察的机会,见过当时担任市长的乌莫夫本人。处于对上级的敬畏,她当时作为先进的优秀工作者得到接见,却紧张的说话吞吞吐吐。

  她倒是对杨明志没有那种畏惧,因为她惊讶的发现,这个高高在上的将军,他骨子里是个工人,是自己的同行。

  “州长同志,他……对我们非常满意。”

  “当然,你们吃到的牛肉就是他最新批准的,以后你们顿顿都有牛肉。听着,这是基于我们4厂和5厂的特殊待遇,只因为我们在生产全新的武器。”

  “我懂了,您是希望我们有更大的产能,所以您……”她抬起头,眼神飘在那些新人身上。

  “看来你都明白了,我就不用多说。”杨明志转过身,光荣的介绍起自己的设计员们,“你看,他们都是来自设计局的同志,他们非常了解突击步枪的图纸和设计原理,但是缺乏基层的实际操作锻炼。

  我的设计局有五十人,除却常驻工厂的那几位,尚有四十人待在科学院的局子里。

  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派人前来,他们将作为你的下属,帮助你度过最关键的一个月时间。”

  “他们……”

  安德洛夫娜的心情有些复杂,自己区区十九岁,这些设计员们,他们男男女女都比自己年长吧!至少也都是同龄人。

  最关键的是他们真是天之骄子,脑子里充满了知识,和平时期的待遇也高的吓人。

  她自然而然产生一种敬畏情绪,把犹豫的态度不经意间展示给杨明志。

  “怎么?你有意见?!”

  “啊!我……没有,我很欢迎新同志到来。”

  杨明志点点头,继续对部下说“同志们,你们看到这位就是安德洛夫娜同志,是一位优秀工人。她很有可能荣获劳动红旗勋章,她是一位英雄,也是我们的新式武器能在一个月时间完成三万支胜利量产必须依赖的力量。接下来她将作为你们的老师,会短时间将你们训练成不错的技术工人。经过这样的高强度锻炼,你们就是联盟炙手可热的既有理论又有基层经历的人才。未来的经历讲给你们一生带来巨大帮助。”

  其实设计员们,大家并不排斥去工厂做工。

  他们实际上已经有过实习经历,而今不过是从一个军需生产工厂,到另一个工厂而已。但是杨明志居然忽略了他们曾有这方面的经历,下意识以为大家都很可能是眼高手低者。

  不过这番忽略会带来很好的结果。

  “安德洛夫娜同志,您觉得咋么样?”杨明志又转过身问道,“你把他们分到各个班组,作为帮工。”明末汉魂

  “遵命!局长同志。”她说话的同时又是一记军礼。

  杨明志又是下意识回礼,然后表态“你的态度值得我信任,但是我需要你的一个承诺。”

  “是关于产能增长的承诺?您放心,产能必然增长,而且……”她再看看这些器宇轩昂的年轻人,咬了咬牙说,“我们的增产绝对能超乎您的想象。”

  “哦?您打个比方?”

  “我……”

  俄国人,虽然大家都在强调要尽量谦虚,结果大家还是喜欢吹牛,或者说许多别人的事总是会把话说得比较绝对。

  安德洛夫娜脑子里马上盘算一下,她有了一个点子,这便说道“从明天开始新的一周,第一周我会尽量训练这些新人,因此在下一周我们的产能不会提升很多。我非常有信心给予他们一周时间的高强度训练,使得到了第二周,他们能成为非常优秀的工人。”

  听到这些,杨明志是相信安德洛夫娜的,也更相信自己的设计员们。

  安德洛夫娜继续放出豪言“我们会把装配能力提高到日产七百支以上。甚至我们会……”她猛地跺了跺脚,“一千!我们会冲击一千支!”

  众多门口工作的工人们,她们不敢抬头去看局长别列科夫,各个埋头苦干,唯有耳朵聆听他们说话的细节。

  但是车间主任安德洛夫娜居然发了狠,日产一千支,真是要了大家的老命!众多的工人们心头一紧,一个个都在盘算她的豪言如何能成功?

  “日产一千?”杨明志惊讶的问,“真的可以达到?即便给你增加三十个工人,我觉得你的日产达到八百就是极限。亲爱的,做事要切合实际。”

  “我们会的!”

  安德洛夫娜感觉自己是被怀疑使得,她又重申自己的豪言一番,又从工作时间和人员数量,乃至考虑压缩工人吃饭时间,即调整方案变成食堂把伙食直接送到车间,让大家半小时内吃完饭继续工作。

  她不是自负的觉得工人们可以在现有工作时间完成日产一千的目标,而是宣称通过压缩工人的所有闲暇时间用于工作,完成任务产量。

  如果这个女人是活在资本主义国家,她的这套作风是会被资本家欢迎的。

  她的这番说辞使得日产一千有了合理性,杨明志觉得,倘若工厂生产的是民用品,那就有着非常熟悉的感觉。

  因为另一个位面的中国,奋发图强的时期内,就有一段时间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快速发展,同行的残酷竞争以及国际市场巨量的订单,使得所有工人恨不得把所有时间投入生产。所有人都是为了更大的利益,对于那些工人,他们一段时间是乐意用超长的付出获得更多的财富的。

  但是这种堪称虐待的作风不能长久。

  人是人,不是莫得感情的机器人。

  不过危急时刻,苏联的工人们会为了生存拼命工作。

  杨明志很满意这个比自己老婆就年长一岁的姑娘,她现在的表现像极了自己手下的士兵。那种不畏强敌硬是要去打,还怀揣着必胜之信心,这种士兵堪称强悍!

  有着这种精神的人倒了哪里都是中流砥柱,由则有的人才构成的团体,就是充满强大的战斗力的。

  “很好。你很勇敢,让我想到了我曾经的部下。有一个叫秋莎的姑娘,她比你年长仅仅六岁,用白俄罗斯方言就叫做秋舒雅。你知道我,几个月前我还在白俄罗斯的沼泽地指挥作战。那个姑娘我提拔她做了旅长,她带领五千名和你年纪相仿的姑娘,向着敌人发动了一次勇敢又成功的冲锋。她们彻底歼灭了敌人的一个炮兵团,让我的部队至少获得二十门大口径野战炮。而她们的损失微乎其微。

  请问!你……你能够成为我第二个秋莎吗?”

  “我能!”安德洛夫娜的态度非常坚决,因为这是局长第二次提到那个神奇的秋莎。

  “好啊!”杨明志一脸高兴,突然心血来潮说道“日产一千支,它是一个艰难的成就。我要给你们一些额外奖励。”

  最好的奖励恐怕就是粮食,不过自己已经去乌莫夫那里要了一批给养供给。考虑到乌莫夫也有难处,那个家伙手里的资源有限,要把有限的粮食供应各个工厂,绝不是轻松分配的事宜。

  太难为他的话,也许乌莫夫还能硬着头皮增加给养,但是这么做了等同于他必须从别的工厂那里削减份额。

  干脆就从自己的腰包里那东西当做补贴,那就是卢布现金!

  一百万卢布算什么?如果新枪能在下一次大战役打出威风,奖金必然更多。何况把自己的先进作为工人的补贴,斯大林得知此事,她是否会对自己更加放心呢?

  想想看,这个别列科夫或许是势利之徒,但是在国际正义上,此人是看得清孰轻孰重的。

  钱,苏联现在就是缺钱。

  杨明志也狠了狠心“我从我的账户拿出钱,只要你能完成一千支,整个工厂的产能第一名的班组奖励一千卢布。但是你装配环节有所不同,第一名奖励一千卢布,其余班组五百卢布。”

  话音刚落,他又觉得自己这番豪言说得太大了,自己的腰包的钱可没有那么多,根本经不住这般消耗。杨明志实在觉得,安德洛夫娜为了得到赞誉和荣誉,会拼命完成这项任务。

  杨明志补充道“这种奖励每周一次,就这么定了。接下来,我把设计员都放在你这里,你把他们分配到各个班组。这件事……”

  他又看了一下厂长安德烈耶夫“厂长同志,你来帮她分配这些新人,我就在这里监督,有什么问题立刻问我。”

  至此,安德洛夫娜手里多了一直战斗力强悍的生力军。

  甚至她根本就不知道,所有的新人在伊尔库兹克的许多工厂,至少有了三个月的一线工作经验。更有趣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当时就从参与到枪械或是重武器零部件的生产,好巧不巧他们对突击步枪的图纸了解最为深刻。

  所以这些优势凑在一起能达到怎样的效果呢?

  仅仅是一天的磨合,安德洛夫娜就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真是天之骄子,不但有不错的动手能力,头脑更是令人羡慕。

  才是星期二,又来装配车间的他们已经可以和资深装配员一样的。

  大家的手指缠着胶布,男人女人都带着灰色麻布头套,一些人还戴着口罩。

  他们厚实的棉衣困扎着劳动布围裙,坐在木椅上一动不动,唯有如厕时间才会离开。

  杨明志待在厂长办公室,就着房间里立起来的小铁炉烤着土豆,脑子里不禁盘算起未来的大战役。

  他现在不得不多想,不得不接受神奇的现实,那就是到了星期三的白天,他一觉醒来得到统计部门拿出的报告单,所谓在星期二,装配车间的产能已经突破八百支。

  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情况还在向更疯狂的方向发展。

  毕竟,两个工厂的工人合并生产,他们的技术能力只会越来越强。现在的生产情况逐渐发生奇特变化,那就是因为大机器的生产,枪械的零部件增长速率非常惊人。

  杨明志可以估测到,装配工可以达到日装配八百支,那些每天生产的零件,完全是可以拼凑出一千支以上。

  工人们的产能真是每天都在增长,杨明志心里别提多高兴,所以他发了狠,目前设计局就留下十个人看家,以维持日常的基本运作、其他设计员通过来工厂,连同设计局的大部分警卫员,这些人不直接参与装配,他们因为都会开车的缘故,就担任叉车和内部卡车司机。

  杨明志想方设法的增加工厂的人力资源,他也抽空去了储蓄银行提前取款两万卢布。

  他的行为颇为高调,就是告诉因为这笔钱要作为工人们的额外奖金,此消息自然第一时间传到州长乌莫夫耳朵里。同样传过去的正是4厂和5厂的产能爆发的喜讯。

  之后的时间,枪械日产能力不断向1000支逼近,这就仿佛划龙舟,所有成员卯足了劲冲向那个伟大目标。

  结果就在星期六的上午,杨明志得到汇报,日产一千支的计划已经完成。

  大量的枪械就摆在仓库里,统计部门不辞辛劳连夜计算,待夜班结束后,最后一支枪加入统计。数据是非常真实的,带木质枪托的突击步枪数量刚刚过千,而且它们的质量理应得到保证。

  所有的枪械只可能在仓库停留极度短暂的时间,因为每天上午,军队的卡车都会开来,会把枪械运到军队靶场。

  说来非常有趣,那里训练的新兵,他们不但使用莫辛纳甘训练,也使用新式突击步枪和班用机枪。乌莫夫的确有意将新西伯利亚州组建的新部队换装新兵器,所以他们必须提前接受新兵器的训练。

  但是他们现在还有新的工作,就是校枪。

  新下生产线的枪都每一把校对的,非常时期这一工作就给了新兵。新兵用新枪训练,打靶成绩凑合,说明新兵素质凑合,新枪也可以。

  新式突击步枪也是这样的套路,只是他们用新枪训练一天,挑出里面的残次品,剩下的合格品直接运到目标部队了。

  所以有残次品吗?当然有!

  毕竟装配车间也是在赶工,那些毛病是检验员不能察觉的,只有靶场上才能体现出来。不过残次品的比率很低,五百支能有一支都不错了。

  “见鬼,真的过一千了!”望着满满当当的木箱,里面确实累计装了一千支步枪。他因为兴奋,眼皮也不自觉的跳动起来。

  安德烈耶夫兴高采烈地祝贺“太好了,这下只要靠我们就能完成领袖的命令。”

  “三万支?不,同志,你的工作任重道远。”杨明志豪言道,“州长同志有一个伟大的梦想,这就是未来新西伯利亚公民组成的新部队,他们奔赴遥远的战场,一定要拿着故乡生产的新式武器。这样,他们会觉得自己在战壕中,每一刻都得到了故乡人民的祝福。还有,我们的新武器是真的美妙。”

  杨明志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为了自己的诺言他支出了一万卢布。

  他也暗自庆幸,幸好自己的妻子是睿智的,不会为了自己支出的巨款嗷嗷叫。

  有了第一个日产一千就会有第二个,这一切情况居然持续了四天!

  难道它将变成一个常态化的事?哪怕工人们明知道,就是各个班组去争取第一,额外奖金的一千卢布也只是一周领一次?他们这样拼命是否会闹出事端?

  一开始杨明志是非常紧张的,时间一久,他就觉得每日一千就是一种合理情况。小丑游戏

  因为工人们真的把杨明志自己的夙愿变成了现实,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工人的产能基本在一千左右浮动。有的日子产能会跌到九百,也有日子能暴涨到一千二。

  工人们疯狂的生产不因气候愈加寒冷而影响。

  时间已经悄然进入到十一月份,斯大林格勒的战火愈显火热。

  遥远南方的广大战场,苏军拼上了上百万伤亡的巨大代价,终于将保卢斯的德军拖到了冬季。

  广大的苏军士兵对夏季作战似乎天然有着畏惧的情绪,然而一旦到了冬季,他们不仅开始联想起历史上发生的重重战役,因为那个时候的俄军是不会再冬季战败的。

  基层士兵其实并不太清楚,挫败德军1941猛攻莫斯科的其实是苏联军民修筑的庞大要塞群。德军的先锋部队突击到距离莫斯科市区仅有十三公里的地方又如何?这一小撮人就如同一个钻头,他们已经拼命钻洞,钻头几乎要断裂,最后的冲锋可不是什么坦途。而是苏军的碉堡铁丝网集群,还有密密麻麻的地雷战。在莫斯科的街道,每个十字路口都修筑了机枪掩体,大街和房顶密密麻麻安置着高射炮。

  朴素的士兵其实更乐意相信“冬将军”帮助了苏军,因为这值得相信。

  难道不值得相信吗?因为他们在与强悍的德军交战,在逐个街巷的血腥争夺,双方的武器也是基本对等的,彼此也都是纯粹的血肉之躯。接下来的战斗不过是比拼哪一方的人更不怕死更不惜死,比拼谁先崩溃。

  无疑,随着气温的降低,德军的三十万主力部队硬抗的同时,又想起了一年前寒冬的恐怖。因为德国当局拼命的宣传,进攻莫斯科的失败是源于可怕的冬季,以此来掩盖德军军事方面失败的事实。

  这个宣传短时间安抚了人心,却不曾想让一年后位于南俄的德军倍感压力。

  当杨明志的4厂和5厂开工专业量产突击步枪后的第三周,保卢斯的德军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进攻。

  德军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集中兵力试图一口气拿下整个斯大林格勒河右岸的主要市区,一旦得手就强行渡河,夺下河流左岸的小规模的市区后,将这座已经被炸烂的城市构筑成一个德军的巨型堡垒。

  实际上,这套战术不足为奇,因为九月初的狂攻德军就需要达成这样一个战略目的,可惜,当时德军被驻守斯大林格勒的苏军第62集团军硬生生打了个防守反击,虽然苏军付出了惊人的代价。

  这一次,攻守双方其实并没有改变,进攻的个体士兵已经换了好几茬。

  德军在11月五日集结了十个步兵师与一些辅助部队,实际投入作战的兵力只有六万人。他们向已经解放城市大部分地区的崔可夫的第62集团军发动全面进攻,试图以兵力优势达成两个月之前需要达成的计划。

  历史再度重演。

  经过五天的战斗,保卢斯的计划硬生生被苏军挫败,投入作战的六万人,撤下来的就只有三万人能继续作战。大量德军尸体被遗弃在城市,约八千名伤兵被送到安全区。

  苏军付出的伤亡更加惊人,崔可夫的部队因为长时间作战,所有士兵忍受着饥饿和疲惫,他们严重缺乏重武器,却要忍受着德军的空军和炮火的轰炸。

  苏军虽然成功了,每个参与守城的步兵师,也包括两个来自新西伯利亚州的步兵师。他们编制上有一万一千人,两个月的拉锯战他们的兵力锐减到六千人,再经过这次大战,愣是打到只有一千人能继续战斗。

  但是苏军赢了,斯大林格勒的主要城区还有20的区域被德军控制。保卢斯的主力部队又被赶到了城市外围,崔可夫相信德军还有意卷土重来,但他们没有能力立刻行动。

  一场战斗的胜利只意味着短暂的安宁,趁此机会,坐镇的崔可夫打电话给朱可夫,渴望得到新的生力军。然而,他的请求得到了朱可夫非常冷淡的回答;“你们必须继续坚守。”

  崔可夫的军人素质约束自己没有说脏话,他就继续灰头土脸的忍,根本不知道上级到底要做什么。

  朱可夫,他可不敢把一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告诉崔可夫,此事必须要保密。

  一场百万人参与的反击战在十月份开始全面筹备,大量的新部队向南俄集结。为了绝对的保密,这些军人只知道自己要去战场,却不知晓是哪个战场。他们大规模的向伏尔加河流域方向集结,所有军人被要求白天找树林休息,行军都在夜间进行。

  当部队纷纷抵达斯大林格勒东部地区时,他们开始在林子里扎营,等待一个新的命令。这一时期,士兵们已经在传说自己是奉命解救斯大林格勒的,还有人觉得上级是希望新来的军队将德军彻底消灭。

  苏军的保密工作做的很不错,步兵师的师长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的任务,但他们一旦接收到命令就会义无反顾的执行。

  朱可夫非常武断的结束和崔可夫的通信,因为到现在为止,第62集团军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了。他们以几乎自我崩溃的代价挫败了德军的一次两个月以来的最大规模攻势,德军主力已经元气大伤,苏军意外的找到了一个绝佳机会!

  其实不管怎样,苏军都必须在十一月底发动全面反攻的,这是九月份于地堡里制定的计划。

  还不仅仅于此,当南方的反攻发起后几天,北方的反攻也要启动。

  和南方不同的,北方将是一些新式武器的试验场。

  朱可夫是很喜欢突击步枪的,似乎有了它,每一个冲锋枪手都成了机枪手,这种兼顾火力和射程的全自动武器,必然会令基层士兵占尽巷战优势,哪怕野战也是如此。不过和北方不同的是,南方的部队只有少数来自新西伯利亚的步兵师小批量装备。

  朱可夫获悉到来自东方的喜讯,许多兵工厂已经具备大规模生产它的能力。

  倘若北方的反攻作战,新式兵器能取得优异表现,未来用它取代冲锋枪就会是必然的了。

  南方的百万大军开始最后的筹备,这些日子,苏联的广播电台也在拼命的报道守卫斯大林格勒的第62集团军打败德军十万人的喜讯。

  啊,为了振奋人心,宣传方面需要必要的夸大。

  杨明志对时间是颇为敏感的,因为整整三周时间已经过去,工厂的突击步枪生产完全步入正轨,也累计完成了一万八千支!

  时间又到了十一月十一日,这一天上午,杨明志可以高兴的宣布,自工厂投产到现在,突击步枪生产累计已经达到两万支!

  新西伯利亚市的任务是一个月生产三万支,但现在的情况绝对超额完成任务。

  大清早,他把两位厂长叫到自己面前。考虑到工厂的巨大产能结果,三人的情绪都非常欢乐。

  “现在局长同志,您可以去州长那里报告喜讯了。”安德烈耶夫高兴的说。

  “岂止是喜讯,我们自己都能完成任务,以后我们两个工厂联合生产,日产就是一千支,比传统步枪工厂的产能还要大。哈哈,就是不知道子弹工厂的产能能否应对新式武器的弹药消耗。”安东诺夫一番调侃说。

  杨明志微笑着摇摇头“4厂继续生产突击步枪,不过未来5厂要开始生产别的武器了。”

  “哦?是单兵火箭炮?”安东诺夫问。“我也很喜欢它,您称呼它是鲶鱼,可以击毁德军坦克。”

  “对的。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我会找到里固施科夫派来一些专业人员,很快火箭炮的事也能步入正轨。此事我未来会亲自抓,你们两位都不要有任何担心,一些都会越来也好,战争也会因为我们更快的胜利结束。

  所以我还有一些大事要做。”

  “嗯?什么大事?”安东诺夫问。

  “我要去我旧部下的军营看看,就是我们新枪送抵的部队。这些事你们不要多问,我也不多说。我可能过一两天就要离开,你们就在此继续生产。我会亲自教导那些士兵使用新武器,还要和我的兄弟们叙叙旧。”

  他不必多说,两个年逾半百的厂长就都明白了。所谓有些事不要知道是最明智的,两人没有再问。

  杨明志早已有了这样的打算,所谓火星行动必须在本月下旬开始,但是部队拿到新枪需要时间来磨合。

  普通动员兵高强度一个月的体能,打几十发子弹扔战场。自己部下三个师情况只是好一点,而且三个部下是聪明的,会进行特殊训练。巴尔岑、叶甫根尼和拉夫连季,这三个家伙的步兵师必是精锐。

  第63集团军在戈梅利战役后元气大伤,杨明志离开已经三个月,他多次打电话到莫斯科,直接询问波诺马连科游击队的发展情况,他获悉沼泽地的第63集团军真的偃旗息鼓了。

  其实并非说他们因为元气大伤而畏战,他们还在继续进行破坏,作战任务也都听从莫斯科指挥部的遥控,只是没有了大规模的主动进攻,部队变成班组为单位的一个个破坏小组。

  和许多游击队不同,游击共和国的第63集团军,他们是可以自行制作炸药,也能大规模生产粮食。德军自诩将他们悉数歼灭,代价是自己吐血三升。

  德军前线急需大量兵力,导致后方的三流部队也开始抽掉士兵去前线。剩下的敌人多是些伪军,以及从西欧中欧招募的炮灰,这些人并不是好兵的材料。

  偷袭交通线的行动从没终止,不过也就止步于此了。

  耶夫洛夫没有因为杨明志的离开变成战术白痴,一年的作战他学到了许多东西,还因为伞兵233旅234旅的精锐部队加入,对民兵的训练某种意义比苏军正规的动员兵还要高级。

  游击共和国只是在继续战斗力量,作战人员每周都在增加,并在德军难以控制的大量乡村快速发展。

  “也许我该给耶夫洛夫写封信,拜托运输第一师的同志把信件送去。”杨明志萌生起这样的想法。

  “我还得快点去彼尔姆那里,给斯佩洛斯金娜一些生活物品,最重要的还是去看看那三个老家伙。我得亲自给那些官兵开一个动员大会,告诉他们自己所在的部队有一个军魂,一个来自近卫284师的军魂。我得告诉他们自己的师长是精英中的精英,告诉他们每个人,手里拿着新式武器每个人都能消灭十个敌人,每个人都能得到勋章。”

  想到这些,他不想在和两个厂长继续瞎展望。

  杨明志快速穿好衣服,直白的说“我要立刻行动了,我现在就去州长办公室。乌莫夫必须给我安排一架运输机,我要尽快去彼尔姆。同志们,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