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食香 第七百零三章 一胎三子

  流萤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发现有人不管不顾的朝着自家主子撞了过来。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上前扶着杜玉娘,要避让开。

  那人却是诚心奔着杜玉娘来的,哪里是退了两步就能躲得开的。

  杜玉娘也是一惊,当时便是一身的汗。要是往常,撞一下也没有什么,眼下她已经有了近四个月的身孕,这一撞,可就要出天大的事。

  杨峥反应是极快的,还不等到人到自家媳妇面前,便立刻挡在了杜玉娘身前。那人一头撞到了杨峥的身上,只觉得头顶痛得厉害,像是撞到了一堵墙似的,紧接着一股不知道打哪儿来的力量,一下子把她弹了出去。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街上行人虽然不多,但是也有不少来往的人,都围拢了过来,看起了热闹,对着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指指点点。

  王小辉是个机灵鬼,知道这个时候得先发制人,便冲出来指着那人痛骂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看我师娘是位孕妇吗?冲出来撞我师娘的肚子,你是要害人吗?”

  众人一瞧杜玉娘,然后是有身孕的,瞧着她好像吓坏了,脸色都是白的,顿时起了同情心。

  “可怜见的,大肚子碍着你什么事了?”

  “这是要谋害人性命啊!”

  “我方才瞧见她在那边探头探脑的,后来一下子冲了出去,显然是早有预谋。”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大多都指责撞人的人不怀好意。

  杨峥冷眼看过去,只觉得地上那人特别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但是此人身形消瘦,面黄肌瘦,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的,头发也散开了,根本看不清具体容貌。

  杜玉娘远远的看了两眼,却一下子将人认了出来。

  这人,赫然是当然去面馆闹事的齐小妮!

  齐小妮当初口口声声让杨峥娶她,一口一个表哥表妹的!当时她身形较胖,看起来黑胖如塔,此时却是消瘦蜡黄的长相,也难怪让人一时认不出来。

  “姓杜的,你不得好死。”齐小妮眼神阴森,冲着杜玉娘就骂了起来,“要不是你,我现在不会过得这样惨,是你抢了我相公。”

  此言一出,街上暴发出了阵阵的惊呼之声。

  “原来是狐狸精!”

  “看她长那个样子,就不像是什么良家。”

  “不会是楼子里的吧?”人们看向杜玉娘的眼神,带了许多的不屑和鄙夷之色。

  齐小妮看了,心里痛快了许多。

  杨峥听了这些言语,气得额上青筋直蹦,高大山和王小辉两个,也是护着自己的师娘,气得差点出去打人,跟人理论。

  杜玉娘倒是没有那么生气,只是她不能让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杜玉娘让流萤把自己扶过去,并让两个婆子在一旁护着,免得齐小妮要拼个鱼死网破,伤了她的孩子。

  “齐小妮!”杜玉娘站在杨峥身旁,十分平静地问道:“你今天,是想撞我的肚子吧,你想害我孩子性命。”

  齐小妮一下子从地上爬也来,也不否认,她恶狠狠的看着杜玉娘,“贱人。”说完,还用可怜巴巴的眼神去看杨峥。

  杨峥眉头直皱,“晦气。”

  人群里有人不满意地道:“这不是负心汉吧!为了这个狐狸精,抛弃了原配!”

  齐小妮借着民心,低头哭泣起来,好像她真的是被杨峥抛弃的弃妇一般。

  “你这般惺惺作态给谁看呢!你这话说得不清不楚的,岂不是让大家误会?你何不把当初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跟大家讲一讲,让人听个明白,也好断一断,到底是谁的过错。”

  齐小妮有些慌乱。

  杨峥从来都没有想过娶她,更没有对她有过什么承诺,这种事,如何明说?

  看热闹的人,却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八卦,一个个儿如果打了鸡血似的,来了精神:“姑娘,你不要怕,有何苦衷说出来,大伙替你作主啊!”

  “是啊,我们替你出气。”

  流萤气得直跳脚,却也毫无办法。因为她只是一个奴婢,她也不认识眼前这个人,想反驳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齐小妮只顾着哭,一言不发。

  “看来这姑娘,是有天大的委屈啊!这是让人欺负了。”旁边一个妇人,觉得齐小妮十分可怜,相当的同情,已经把杜玉娘当成了狐狸精一般对待。要不是对方人多势众,她没准会扑到杜玉娘面前狠狠地骂她一顿。

  “委屈?欺负?”杜玉娘杏眼圆睁,指问那妇人怒声问道,“你可认识她,又可认识我?又或是认识我的夫君?”

  大概是杜玉娘的样子太吓人了,那妇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嚅了嚅唇道:“不,不认识。”

  “你既不认识她,也不认识我,更不认识我夫君,何苦只听她的一面之词,便定了我的不是?”

  “我……”那妇人说不出话来。

  杜玉娘冷笑一声,“便是官府衙门断案子,也要人证物证俱在,方可判罚。怎么,这位大婶比青天大老爷还厉害,往这儿一站,什么都没问,就断了事非了,就知道哪个对,哪个错了?”

  杜玉娘的声音挺大的,在场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有不少人都恍然大悟,当场红就红了。

  是啊,大家都被那个上来就哭喊的妇人给左右了,谁知道怎么回事。

  齐小妮把众人的变化都看在眼里,又恨又妒,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向着杜玉娘说话?

  “姓杜的,你太欺负人了!你太恶毒了!”

  杜玉娘冷笑,“我怎么欺负你了?众人都在这儿看着呢!我跟我夫君上街,你突然冲出来,要撞我的肚子,要不是我夫君挡了一下,现在指不定倒下的就是我了。我怀孕快四个月了,被你这么一撞,还能有好?到底是你恶毒还是我恶毒?”

  杨峥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便是不寒而栗,看向齐小妮的眼神向刀子一样。

  齐小妮畏缩了一下,想到自己现在过的日子,再看看杜玉娘的穿戴,不由得道:“本来,本来就是你抢了我的夫婿,此仇不报,我死不瞑目。”她的声音有几分凄厉,听起来让人汗毛直竖。

  杜玉娘冷笑一声,“抢了你的夫婿?你二人可有婚书?可有谋证?”

  齐小妮躲躲闪闪,“反正,反正我娘说要把我说给表哥的。”

  “你娘说了,我夫君就得认?你们娘俩怎么那么不要脸呢?当初你们对我夫君下药,想要把生米煮成熟饭,不成想我夫君行走江湖多年,早就有了提防,从此远走他乡多年,这事你们怎么不说?”

  “啊?下药?”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是下三滥的招数啊!”

  有人道:“要是人家乐意,还能走到下药这一步?”

  杜玉娘扶着腰,朗声对着周围的人道:“各位街坊邻居,算起来,我夫君与她算得上是表亲。这人心术不正,一直想要嫁给我夫君,多年以前暗算我夫君,想要坏人名声。我夫君没办法,就远走他乡,后来经媒人介绍,我二人定了亲。在我们成婚之前,这女人还没羞没躁的去我家闹过,差点把这婚事闹黄,如今她又来暗算我和我的孩子,我岂能容她。”

  齐小妮直摆手,“不是,不是这样的,如果不是你,他一定会娶我的。我要是嫁给了他,就不会过得像现在这样惨了。”

  “你想多了,就凭你是齐家的女儿,我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又怎么会娶你?”杨峥只道:“你也嫁人为妇了,不在家里照顾长辈,还跑出来胡说八道,想要伤害我的妻子,我岂能容你。”

  看热闹的人听了杨峥这番话,一下子炸了锅,“竟是嫁人为妇的妇人!”

  “真是太不要脸了!不守妇道不说,还要害人。”

  “啧啧,我老婆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下药,伤人,不守妇道,真应该沉塘!”

  还有人拿菜叶子扔齐小妮。

  齐小妮做梦也没有想到她撞杜玉娘不成,还落得这么个下场。一时不备,脸上被菜叶子砸了好几下,连句狠话都来不及撂下,就急忙抱头鼠窜了。

  等齐小妮跑远了,看热闹的人也一哄而散了。

  杨峥和杜玉娘还哪儿有心思吃什么斋菜啊,齐齐打道回府。

  杨峥黑着脸,一言不地,长眼睛的人都知道他在生气。

  杜玉娘倒是没生多大的气,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她是可以不计较的,不过那个齐小妮实在是个隐患,只怕今朝不得手,赶明个还会侍机而动。

  “玉娘,让你受委屈了。”杨峥道:“此事你不用烦心,我会处理好的。”

  他当初对齐氏母女太仁慈了。

  “杨大哥……”

  “你不用管了,此事我自有章程。”

  杜玉娘道:“我不想你和那些人,再有什么接触,他们都是没心肝的,是吸血的蚂蟥!”

  “人心不足,玉娘,你就不用管了!”杨峥想,这事儿得从根儿上治,看来自己得去找一回杨峰了,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杜玉娘欲言又止,几次想跟杨峥说自己做的那个梦,但是又羞于启齿。

  一切只是她的怀疑,并不能真的确定梦里的事就是杨家和齐家的事啊!万一是自己想错了,那可怎么办?

  杜玉娘没有见过杨峥的母亲齐氏,更是没有见过齐家大舅,如果见一见二人的样子,倒是可以确认那梦中的人,是否就是他们兄妹二人了。

  而杨大哥的身世,就十分尴尬了……

  奸生子~

  想到这三个字,杜玉娘的心蓦然疼了起来,暗暗告诉自己,别的她什么都不在乎,但是这件事,一定不能说。

  夫妻二人各怀心事,晚饭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安歇了。

  第二天一大早,杜玉娘还没有醒呢,杨峥就起身离开了。等杜玉娘起身洗漱,用了早饭过后,就听有人报,说是秦大夫回来了。

  杜玉娘完全不知道杨峥派人回桃溪镇的事,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连忙道:“快把人请进来。”

  如今杨家破土动工,声势颇大,前面暂时不宜见客,秦大夫算是半个长辈,杜玉娘就把人请到后院书房相见。

  秦大夫还是仙风道骨的样子,多日不见,人倒是瘦了一些,想必家里的事情也让他焦头烂额。

  “秦大夫,快快请坐。”杜玉娘又让流萤给秦大夫上了茶水和点心。

  “无需客气。”秦大夫道:“瞧你面色不错,应该没有大问题!”

  大问题?

  杜玉娘不解,“您这是……”

  秦大夫呵呵一笑,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胡子,打趣她道:“杨峥不放心你的身子骨,特意打发人去叫老夫过来呢!”

  杜玉娘老脸一红,“这……这也未免太兴师动众了。”

  “老夫还是先给你瞧瞧脉象吧!”单从身形上看,杜玉娘这肚子确实有点太大了。只是她四肢纤瘦,身形也没有什么改变,应该不是孕期发福。

  秦大夫一边想,一边给杜玉娘诊脉,他脸上神色复杂,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瞪眼,似是十分不解似的,

  杜玉娘这颗心,也随着秦大夫的表情忽上忽下的,简直是紧张得不得了。

  杨峥不知道何时回来的,他似是也不敢打扰秦大夫诊脉,就立在一旁听着,连流萤要上前来伺候,都被他打发了下去。

  终于,秦大夫收了手。

  “秦大夫,玉娘身体如何?”杨峥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双拳握得紧紧的。

  “你媳妇……这个……”

  杜玉娘心里咯噔一声,“秦大夫,有什么话,您尽管说,无防的。”

  最后三个字,说得有些咬牙切齿了。

  秦大夫摆了摆手,啼笑皆非地道:“我还没说什么呢,怎么你们夫妻二人的脸色难看成这样?”

  杨峥心道:还不是你一副天要塌了的模样,瞧着怪吓人的。

  “秦大夫,内子说得对,有话不防直说。”

  “我也就不卖关子了,玉娘这胎并没有什么问题,可以说照顾得非常好。只是……”

  杜玉娘和杨峥都紧张起来!

  “只是,老夫若是没瞧错的话,应该是一胎三子。”

  一胎三子?

  杜玉娘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