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袖破镜 神奇化妆术

  “若霞让我向你道歉。”

  唐诗雅躺在床上跷二郎腿,膝盖把被子顶起一个帐篷。

  宋皓南刚沐浴完了,走到床边,看见大模大样的唐诗雅占了他的位置,伸手就打在她腿上。

  唐诗雅吃痛,坐了起来,她捂着被打的地方,凶巴巴地问:“你打我干嘛?”

  宋皓南冲她翻白眼。

  自从两人说开了以后,她发现宋皓南也不装王爷的稳重了,越发像个小基佬了。

  今天被她踢了,脸上也被她弄伤了,搞得他颜面尽失,走王府上大大小小的仆人都往他脸上瞟。他事后越想越气,明明是这个女人冒冒失失闯祸,为什么吃亏的是自己?不管怎样也想报复一下。

  “我问你,今天为何要踢开我书房的门?”

  唐诗雅懊恼地躺回床上,这是要开始算账了?

  “你放我鸽子,昨晚今早又洗澡吵醒我,我本来是想中午跟你讨个说法的,谁知道你吃饭吃一半就走了,我在那儿等了很久你没回来,我就气,就想报复,你不是宝贝书房吗,我就对着你那书房,我一脚!”

  唐诗雅愤愤地说着,边说还边蹬腿儿,宋皓南被她耍宝的样子逗笑了。

  他擦着湿发道:“你和若霞又是怎么回事?”

  唐诗雅把自己编给若霞的说辞讲给宋皓南,算是对口供,让他对着若霞不要露馅了。

  宋皓南满不在乎道:“她一个丫鬟还敢质问我不成?”

  唐诗雅幽幽看着他,道:“若霞今天又管我,说我不对,让我给你道歉,我开始不愿意,她生气就哭了。”

  若霞应该是不想自己掺和她的感情的,所以唐诗雅把她和若霞吵架那段省去了,把该圆的谎圆过来。

  宋皓南道:“你是不是太宠着你那丫鬟了?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那还这么听她的话,还给我道歉?虽无甚诚意。”

  “话是这么说,感情这事儿,还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怎么地也得让我找着下个目标才好转移感情啊。对了,明天秋游要不要带上若霞和春华?”

  等湿发干透还要会儿功夫,闲来无事的宋皓南打算从房内备的几本书里挑一本挨时间,他抬步走向放书的架子时,丢下一句话:“你要是想只出去这一次,带上也无妨。”

  言外之意,她男装出门的样子,要瞒着府上其他人。

  唐诗雅听明白了,问他,“那我以后出门怎么才能避开那俩丫头,她们整天都跟着我,根本瞒不住啊。再说明天我怎么混出去?我穿着男装,那些下人见着生面孔不会上来问我吗?”

  宋皓南头也不回道:“自己想办法。”

  临到睡时,唐诗雅道:“我看你脸上的伤有点碍眼,不如这样,明天你备两个斗笠,可以挡脸的那种,到时候我穿你的衣服戴着斗笠扮作你从后门出去,你也戴斗笠从前门出去。不同路的话也没人会发现,他们只会以为王爷不想被人看见脸上的伤,所以不以真面目示人,妙不妙?”

  她沾沾自喜地用胳膊肘抵他,灯已经熄了,他翻白眼她也看不见了,他一个字都不想回她,就这样睡过去。

  翌日,宋皓南醒来时,唐诗雅也醒了,她招呼来两个丫鬟。

  虽然平时王妃起得晚,但两个丫鬟也是早早就在门外候着了,因此听见王妃呼唤时,两个丫鬟略略只是讶异王妃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不作他想地进屋准备服侍王妃。

  唐诗雅由着春华帮自己穿好衣服,等若霞整理完床铺,她当着二人的面,恹恹道:“今天就不用你们服侍了,王爷罚我今日闭门思过,断食一日,你们回院子,让我自己呆着吧。”

  宋皓南整理好自己衣襟,斜眼去看唐诗雅演戏。

  若霞没什么反应。春华倒是看向了王爷,脸上有不忍,似乎还有丝不满。

  王妃这么弱的身子,怎么经得起一日不食?

  宋皓南冷冷道:“都退下。”

  春华无奈领命,和若霞一同退出了院子。

  宋皓南从衣柜里翻出一套鱼肚白的衣袍,衣摆上绣有两三枝青竹,整套衣服利落爽快,很是符合唐诗雅带给人的感觉。

  他抬手将袍子抛给她,唐诗雅欣然接过,扒了不久前春华才帮她穿好的女装,换上这身男装。

  衣服稍大了些,好在她和宋皓南的身高差距不是太大,看起来不甚明显,又因为这具身体瘦弱,胸也没多少,单单打量身形,和十三四五的少年无甚差别。

  宋皓南帮她绾了个男子的发髻,罩一顶样式简单的银冠,插上一根宝玉簪。

  他看看镜子里面容姣好的人,怎么也无法将她视作男子,轻拍她肩膀,让她自求多福。

  唐诗雅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他赶紧走,她则满眼放光地看向柜子里的胭脂水粉。

  她可是学过亚洲四大邪术之一化妆术的人,容貌这点小问题怎么能难得住自己呢?终于到了让她大展拳脚的时刻了!

  眉毛画粗点,要有眉峰!要英气!

  鼻梁要挺,鼻头的型儿要硬!

  要画出男人皮肤的黯沉粗糙感,眼袋来点!

  嘴唇不能这么红润,抹点重色,再把嘴型画大点!

  妥!

  唐诗雅看着镜子里被她用神奇的无名指抹过的脸,非常满意,现在她就是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举世无双的翩翩佳公子!

  现在的问题是她该怎么出门?斗笠呢?

  她想,宋皓南既然没有采取她的意见,那他应该有别的安排,于是安心等待。等了约摸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唐诗雅坐不住了。

  她起得早,饿得也早,此时饥肠辘辘,心里害怕宋皓南又把她鸽了,急得她在房间里打转。就在她想卸了妆换身衣服去前面找人的时候,挨着棋榻的窗户外传来一声轻咳。

  窗外就是一片水景,池塘与墙根间只有窄窄一条小道,通常没人会去那后头,所以那扇窗常年开着通风。

  唐诗雅回头看向摆着棋榻的那个小隔间,大步走过去,撩起帘子走向棋榻。

  窗外人听见脚步声,低声道:“王爷命属下来接王妃,不知王妃是否准备好了?”

  “我准备好了!”

  唐诗雅踩上棋榻,翻过窗户,纵身一跃稳稳落在来人面前。

  来人退后两步,和王妃拉开距离,待看清面前的人,却是一个剑眉星目的半大少年。

  他眉头微皱,试探问道:“王妃?”

  “我在!”唐诗雅兴高采烈地举手,就差蹦跶两下了。

  他松一口气的同时,也好奇王妃竟然会易容术。

  唐诗雅满心满眼都是笑,她指着来人道:“我记得你,你是上次陪我出门的侍卫,叫……徐林是不是?”

  徐林握拳一礼道:“正是属下。”

  “你快帮我看看,我有没有哪里看起来像女的?”

  唐诗雅在他面前转了一圈,徐林沉默不知如何答话,说王妃不像女的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他摇头,唐诗雅又道:“那声音呢?”

  她故意压低了嗓音,这个年纪的男子声音还没怎么变化,加上唐诗雅本身说话痛快,平时不捏着嗓子说话,也和少年无异。

  他又摇头,唐诗雅高兴地跳了两下,道:“那我们快走!”

  徐林低头行了一礼,道:“王妃,得罪了。”

  没等唐诗雅问他得罪什么,徐林已经握住她的手臂快步奔走起来,一路上带着她左躲右闪,偶尔翻过一两个墙头。

  跑路唐诗雅还勉强能跟上,从平地一跃而起落在墙头再落到平地的时候,活生生让她体验了坐过山车的感觉,她喘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终于出了王府,他们身处一个偏僻小巷,巷内,王府的马车已经等候多时。

  唐诗雅喘着气给徐林抱拳,道:“大兄弟,辛苦你带我了。”

  徐林受宠若惊地回礼:“王妃客气了。”

  她钻进车内,宋皓南轻飘飘把目光落在她身上,之后就呆住了,手指着她,“你……?”

  唐诗雅双臂抱胸,捏住自己下巴,嘴角勾起一丝邪笑道:“帅吧?认不出来吧?”

  sdoulaidu8/xs/154895/4796706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oulaidu8。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doulaidu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