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诸天 第129章 慢亦是境界

  磕头敬茶之后,孙茜正是成了宁中则的弟子。只要能进入华山派,其实无论是拜岳不群为师,还是拜宁中则为师,都无所谓。

  孙茜需要的是一个身份,一个进入江湖的平台。

  先前,林平之是小师弟,现在孙茜成了小师妹。

  林平之和孙茜在福州城的时候就认识,二人是同乡,都到了华山派,关系倒是亲近了不少。

  不过林平之现在心机深沉,他对孙茜热情,几乎都是伪装出来的。林平之内心深处,充满了仇恨,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秦至庸决定在华山住半个月。他还有点基础的东西,需要教导孙茜。

  孙茜以前没读过书,是认识了秦至庸以后,才开始学习认字。秦至庸教导孙茜读书,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孙茜已经能认识一千五百多个常用字。

  每天学十多个字,对于孙茜来说,有点困难。

  但她毕竟还是坚持下来了。

  现在孙茜阅读,书写信件,是没有了问题。

  第三天开始。

  宁中则传授孙茜华山派的基础内功和基础剑法。

  大宗门的武功传承,相对比较完善,需要层层递进修炼,先易后难,练完了基础,再修炼其他相对高深的功法。

  秦至庸觉得,大宗门的这样传授弟子的方式,其实很好,符合逻辑。只是有些弟子,心性不过关,急于求成,想走捷径,因此误入歧途。走偏门练成的武功,那叫做邪功,就算厉害,也是暂时的。

  武当派,少林寺,就是大宗门的代表。这两派的掌门人,武功都是堂堂正正,就算不能成为天下第一,但绝对可以踏入绝世高手的行列。开疆扩土不行,但保住宗门基业,绰绰有余。

  华山派的武功,同样是层层递进。

  华山派最强的内功是混元功和紫霞神功,最厉害的剑法是养吾剑和希夷剑。

  独孤九剑现在只是风清扬的剑法,而不是属于华山派。

  宁中则传授孙茜剑法,发现她领悟能力不错,动作招式也标准,但就是速度太慢。看孙茜练剑,宁中则都替她着急。

  孙茜眼神盯着剑尖,动作慢悠悠。

  宁中则叹了口气,说道:“茜儿,你的剑招要再快点。你这样的剑法,没法杀敌……”

  孙茜停下练剑,站在宁中则面前。

  宁中则见她不说话,问道:“茜儿,你怎么不说话?”

  孙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师父,秦大哥没有传授我拳法剑术,但是传了我可拉伸筋骨的瑜伽术。秦大哥说,无论是练拳,还是练兵器,开始的时候,都不要图快,而是要慢,越慢越好。动作慢,心才能清晰感知身体和兵器。这样方可精细地控制力量。剑的速度,需逐渐递增,到了最后,才能出剑快如闪电。”

  “可是现在师父你说,出剑要快。我迷茫了。不知道是秦大哥说得对,还是师父你说得对?”

  迷茫,是好事。

  说明孙茜懂得思考了。

  慢动作练起来,的确更有感觉,能控制手中的剑,速度一旦快了起来,孙茜就控制不住长剑。

  孙茜接着说道:“师父,我修炼武功和剑法,不是为了杀敌。茜儿没有敌人,也不想杀人。我练剑,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家人。还有……”

  宁中则问道:“还有什么?”

  孙茜脸蛋微微一红,鼓起勇气说道:“把武功剑法练成,我想做武林盟主。”

  孙茜来到华山,根本就没有打算隐藏自己的目的,秦至庸觉得她实话实说挺好。毕竟,孙茜太单纯,不会演戏。做人,还是顺着本心,实事求是。

  胸怀坦荡,活着更舒坦。

  况且,就算孙茜说了实话,也没人相信。

  果不其然,宁中则听了孙茜的理想,顿时就笑了。一个刚学会了基础剑招的小丫头,居然放出豪言壮语,说自己要做武林盟主,岂不可笑吗?

  宁中则说道:“茜儿,武林盟主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就算是冲虚道长和方证大师都做不了武林盟主。你啊,真是孩子气。今天就练到这儿。你先回去休息。”

  孙茜点头道:“是,师父。”

  宁中则和岳不**代弟子,只会照搬功法秘籍上的东西,死搬硬套,不懂得因材施教。他们自己都不懂,教出来的弟子,可想而知是什么层次。

  宁中则从来就没有考虑过,练剑需要的不是快,而是慢。

  秦至庸是这样教孙茜的吗?

  简直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啊。

  不过,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宁中则决定试一试,看把剑招放慢,是什么样的感觉?

  想要做到“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宁中则用慢动作练剑,顿时觉得心慌意乱,胸闷想要呕吐,动作不知不觉就会加快。

  宁中则心中震惊,怎么会这样?

  太古怪,太神奇了。

  宁中则性子坚韧。她还真的和慢动作较上劲儿了。

  数天之后。

  宁中则逐渐习惯了慢动作。当真正习惯了慢,学会了用心感知长剑,宁中则发现自己的长剑好像有了灵性,剑法威力大增。

  直到此时,宁中则才知道,秦至庸传授孙茜的法门,是多么的了不起。

  随后。

  宁中则便让孙茜按照秦至庸教的方法,修炼华山剑法。

  自从宁中则的剑法造诣有了明显提升,她只要碰到秦至庸,就感觉不好意思,有点内疚。

  觉得自己偷学了秦至庸的武功奥秘。

  秦至庸每天练一趟拳,拉伸筋骨,是必备的功课。

  练完了拳,他拿着一本《中庸》走到石墩上坐下,开始研读。

  儒家的学问,是修身养心的上乘法门。

  秦至庸觉得,《中庸》读起来是越读越有味道。

  夕阳照在秦至庸的身上,犹如在他的身上洒上了一层金光。

  秦至庸的耳朵微微一动,转过身来,笑着说道:“宁女侠,不知你来找秦某有什么事?这几天你见到我,每次都是欲言又止。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宁中则站在十丈外,停住脚步,说道:“我的剑法……厉害了许多。”

  秦至庸点头道:“看出来了。恭喜你,宁女侠。”

  宁中则说道:“我是学了你的武功秘法,剑法才有了灵性。”

  秦至庸问道:“我的秘法?”

  宁中则道:“我是在茜儿身上学到。练剑,慢比快更难。我偷学秦大人你的武功心法,你不会怪我吧?”

  秦至庸神态洒脱,笑着说道:“武功心法,人人都可以学,有什么好怪罪的?宁女侠你能学到我传授给茜儿的心法,是缘分使然。我一直想要把自己的修行心得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收益。只可惜,人们都在追名逐利,没几个人愿意跟我学。”

  墨羽云山说

  求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