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顶之上 说点什么吧

  此时时间,是夜里八点多钟,天色已经很暗了,只是今晚月亮不错,所以还有可见度。

  偏远县城,城郊的道路狭窄,路面状况很差,一路上过往下雨天行车留下的,深到可以把车辆陷住的泥坑,到处都是。

  所幸这之前天气连着晴了好几天,刘世亨的车技也很好。

  但是,他并没有开得太快,甚至开着开着,默默把和前方货车之间的车距,又多拉开了一些,颠簸驾驶中,依然不时扭头看韩青禹一眼,表情欲言又止。

  “青子,这次我的感觉,咱们是不是有点太冒失了啊?真的不是我怕死……不只是。”犹豫了几次后,刘世亨终于还是没忍住,说:“我知道你和吴恤的实力,但是……”

  韩青禹迎着他的目光,认真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我也正在想。”

  这一次之所以决定去,理由有很多。

  比如一次性那么多有源人的聚会,实在很难得遇上,这些家族平时也不好找;

  这样搞一下,除了何氏之外,他们说不定还能多找到几块神秘骨头的去向,顺便可能探究一下骨头的来历和秘密;

  再还有,摆在眼前最紧迫的一件事,是韩青禹迫切想要知道他们突然聚集这么多人,到底在谋划什么,要做什么。

  这一点,让韩青禹现在很不安。

  他可能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大公无私,舍己为人的人,但是也绝不愿意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看到蔚蓝的人被伤害。

  蔚蓝是有很糟糕和让人不安的地方。但是因为那许许多多同在这面旗帜下的人,他们的存在,蔚蓝在韩青禹的心里,依然是一个温暖的归属,甚至它多数时候,它还都挺可爱的。

  那许多他没有见过,也并不认识的战友,其实都可以以一个普通蔚蓝战士的形象,被笼统地想象出来,是跟身边战友们一样的,决死的捍卫者和守护者。

  但是去的危险,其实也很大。

  你觉得自己是潜藏的猎人吧,一个说不好,也许就一脚踏进坑里,羊入虎口。

  假设这次对方聚集了六七个家族……以于氏的规模估算,那就是200人左右的战力。

  再若其中每个家族,都有1到2个于银斗那个等级的高手,甚至真正的顶级高手……

  在锈妹和贺堂堂不在的情况下,韩青禹这边现在只有他和吴恤两个主要战力,看起来似乎远远不够。

  “青子,不义之城的那个悬赏任务,是公开照片的吗?他们有你的照片?”温继飞突然问了一句,说:“可不要你一进去,他们就一起喊,哇,韩青禹,砍死他。”

  “……”不自觉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韩青禹有些无奈说:“照片大概是有的,但是没领任务的人,应该看不到。”

  这个问题,其实韩青禹自己也想到了,同时他还想到了另一个,更关键的问题:于氏和商氏,这次有没有被邀请?

  若只是没有被邀请,自己几个装作听到消息,跑来掺一脚,大概还好说,他最怕的是,他们去邀请了,结果发现:于氏不见了,商氏很奇怪。

  尤其是于氏。

  商氏那边情况还好,它绝大部分人都还在,而且之前关于商年华等人的去向问题,也有专门的说法,通过商年华本人交代下去。

  想到这里,韩青禹转头,喊了一声:“吴恤。”

  “嗯?”抬眼,有些迷茫,吴恤同学似乎根本没有参与进来分析讨论……他只负责听话,打架。

  “于氏跟其他那些封闭家族熟悉吗?再那些家族高手的情况,你了不了解?”韩青禹问。

  吴恤眼睛看着他,摇头,“我不知道。”

  好吧,意料之中,韩青禹点一下头,转向朱家明。

  “问我就对了,嘿嘿。”朱家明似乎正等着呢,一见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立即热情主动说:“那些家族,我待过五个……”

  温继飞惊一下,“五个?!”

  “是啊,哈哈。”朱家明开怀笑着说:“其实还不止五个呢,还有两个我待过的,后来没了,我就没算上。”

  听他的意思,那俩,已经整个家族都没了……可是他这个护卫还在,而且到处腾挪。

  这一点倒是从他之前的接触表现里,能看来一些端倪来。他那种“自然而然自己人”的神秘气场,实在是有点强大。

  低着头目光一转,韩青禹抬头,“你继续。”

  朱家明点头,“嗯,我们这些人平常说的高手,差不多就是于银斗那样了,跟青子公子你……”

  什么,公子吗?!夫人的姘头,叫公子吗?!

  这就开始改口了?

  韩青禹轻咳一声,说:“你叫我青子就好。”

  “好的,反正我们说的高手,跟青公子你这样的级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朱家明拍了个马屁,然后翻眼珠子算了算,说:“而且好像也不太多。”

  没有追问,韩青禹沉默一下,点头,用目光示意朱家明继续。

  “然后于氏,他们不见了其实也很正常。”朱家明解释说:“于老爷是一个很奇怪的人,除非实在没办法的事情,比如上次和何氏一起偷袭储备站那种情况,他不得不找人合作之外……绝大多数时候,这位于老爷都很讨厌身边出现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人,因此也不愿意和其他家族过多联系。”

  对于朱家明的这个说法,吴恤在旁,默默朝韩青禹点了一下头,他印象中的于银斗也是这样。

  想了想商氏的照相机,于银斗的儿童望远镜……于氏似乎真的,跟所有人都不在一个世界里。韩青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

  这期间,刘世亨一直在观察韩青禹的表情,到此他知道,青子其实已经决定要去了。

  问这些,不过是为了多些准备而已。

  以这个前提去考虑细节,衣服倒是没问题,蔚蓝人员非任务外出,为了安全和保密考虑,一向穿的都是常服,而且现在四月天,还都穿着外套呢……刘世亨想了想说:“那装备和武器怎么办?会不会被认出来?”

  几个人里,韩青禹的双刀是特制的,没有编号,装置上有;吴恤的一枪一剑,是出自于氏;他俩的问题应该不太大,但是其他几个人,都是标准的制式装备。

  “这个没关系的吧?我原先也是第九代装置啊。”朱家明插话说:“不管是不义之城买的,还是从蔚蓝抢的,我们那边的主要战力穿蔚蓝的装置,其实很正常,当然也有人穿雪莲的装置……”

  话没说完呢,前方货车已经在一处拐角消失。

  朱家明打住,稍稍起身,看了看,说:“到了,这街后面就是。”然后他把目光投向韩青禹。

  车上包括小队那名一起回程的伤员在内,每个人都把目光投向韩青禹。

  从温继飞等人的角度,他们已经习惯了,在临战之前,听从韩青禹安排每一个步骤和环节,他也许在很多方面有所欠缺,但是对于战场,一直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敏锐、理智和果断。

  韩青禹开口:“我和吴恤在拐角下车。你们在附近找地方停车,慢慢找,找到了,也不要下车。”

  没有解释为什么,韩青禹回身,让温继飞和那名小队伤员都把刀掏出来,接着指示他们一左一右,把刀架在朱家明脖子上。

  “稍有妄动,就杀了他。”

  “明白。”

  朱家明脸色茫然一下,“青公子,我……为什么呀?”

  韩青禹不看他,向其他人说:“一旦有情况,宁可杀错,不要犹豫……我不确定他的目的,但是这个人,远比我们看到的要聪明。”

  至此,朱家明退出讨论,果断闭嘴。

  “世亨。”

  “嗯?”

  “联系劳队,告诉他这里的情况,让他向上报告。”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