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扬明 章一一五 条款

  李明勋接过那把环切刀,打量了片刻,说道:“这样的威胁无法让合众国投鼠忌器,如果您这样做了,只会惹怒我们的国家。”

  范迪门轻声叹息,说道:“我知道您洞悉这一切,但我不能什么都不做,联合东印度公司不能任人宰割。”

  类似的手段能吓住葡萄牙人和英国人,毕竟如今在东方殖民的组织其首要目的就是获得香料,丁香一般十二年才出产,肉豆蔻也需要七年才能少许出产,破坏了植株的后果就是很长时间的损失,但合众国不同,这个国家掌握着在整个世界都畅销的中国商品,瓷器、丝织品,还在培养新的畅销品——钢制品和茶叶,没有了香料,也只是减少利润罢了,而且只是一段时间。

  合众国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不同,这个新生国家既有封建王朝的强权,又有共和国式的资本阶级,而且还独树一帜的拥有实力强劲的国有企业,这些国有企业拥有大量的土地、资本和人力,已经马来半岛大规模种植各类香料和热带作物,商人们要考虑利润,国有企业在某些时候不用,因此再过二十年,什么狗屁香料群岛都变的不再重要,近乎所有的香料或者热带经济作物都会成为合众国热带种植园中批量出产的作物,论及农业,中华民族天生具备优势。

  范迪门摇摇头,说道:“罢了,不谈这些了,我们谈一下实际的条件吧。”

  李明勋点点头,手中的指挥棒点在了办公桌上铺开的地图上,第一个地点就是台湾南部,李明勋道:“先从台湾开始吧。”

  范迪门呵呵一笑,说道:“这还需要讨论吗?”

  范迪门觉得台湾南部毫无意义,这块土地原本就属于合众国的势力范围,又与其大本营连为一体,实在没有什么讨论意义,无论日后发生什么,这块殖民地都不再属于东印度公司了,哪怕是合众国分崩离析。

  原因很简单,台湾已经不是原来台湾了,这个岛屿上目前已经拥有了二百多万汉人(实际已经接近三百万),东印度公司是无法征服一个拥有如此人口基数的先进文明的。

  “福摩萨的一切当然全部归于你们,一切的一切,我们只希望把我们的正式雇员交换出来,无论是尼德兰联省共和国还是东印度公司,都承认合众国在台湾的一切权力,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在台湾南部也可以停泊做生意,就像在台北一样,如何?”范迪门轻声说道。

  李明勋点点头,这并非什么苛刻的条件,他选择了同意,接着他指向了马六甲,说道:“马六甲城呢?”

  范迪门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如果您坚持的话,我可以命令那里的守备军官向您的军队交接防务,我希望撤出那里所有的军队和必要的财产。”

  李明勋摇摇头:“不,我们的意见是,你们继续拥有马六甲城,可以驻军、经商等一切活动,只是你们要承认马六甲城的主权属于合众国,并且以条约的形势租借马六甲城及周围部分土地,唔......二十年到三十年为宜,如何?”

  范迪门略微有些失落,他摇摇头:“您真是一个令人赞叹的人。”

  李明勋强行把马六甲塞给联合东印度公司的原因很简答,那就是安抚东方世界所有的殖民者和参与海贸的国家,这是两大洋之间的重要通道,合众国如果掌握在手里就是犯了众怒,相信所有殖民者和参与贸易的国家都不愿意看到,东印度公司继续持有马六甲城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城市,能够很好的安抚这些不确定因素,当然,一切都是暂时的,合众国早晚会成长成一个无惧一切的庞然大物,那个时候,马六甲海峡就容不得他人染指了。

  “只不过我想知道,马六甲海峡的利益如何分配呢?”范迪门问道。

  在东印度公司执掌马六甲海峡的时代里,东印度公司与海盗分享了这片水域的利益,范迪门取消了马六甲的贸易地位,要求所有的船只前往巴达维亚进行贸易,并且对所有进行两洋贸易的船只征收通行费用(如果只是前往巴达维亚贸易就不用缴纳了)。

  “我们是不会征收通行税的,马六甲海峡是国际水道,除了海军战舰和海盗船之外,一切的商业船只都可以无害无偿通过,而且,我国在这里建设了槟城,这将是合众国第一个自由港,由元老院直辖。”李明勋满含微笑的告诉范迪门这个堪称晴天霹雳的消息。

  槟城成为自由港,意味着成为了东西方贸易的中心,将来,所有的船只都会在此停靠,而马六甲城和巴达维亚的贸易地位将会下降到门可罗雀的地步,巴达维亚还好一点,毕竟还有东印度公司支撑,但马六甲要想生存,也得成为自由港,但马六甲与槟城完全无法相比。

  除了提供修船、补给服务,马六甲还有什么?什么也没有而槟城却不同,这里出产锡矿、槟榔、椰子,还有直通太平洋沿岸的两洋大道,日后,有两种商品不再需要通过马六甲海峡,一个是奢侈品,如丝绸、宝石、象牙等高价产品,通行两洋大道那点成本,完全可以抵消在马六甲海峡受到的海盗威胁,第二种就是‘自由商品’,牲畜和奴隶,这类可以自由行走的货物可以自己走到北大年上船,死在路上的总会少过死在赤道无风带里的。

  两洋大道带来的东西方贸易商品完全可以让槟城崛起为一个城市,而在未来,这里还会出产各种热带经济作物,包括丁香、肉豆蔻在内的大部分香料,槟城的作用将无法取代,马六甲只能是渐渐荒废。

  范迪门知道,合众国把马六甲租借给东印度公司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范迪门能够洞悉李明勋的‘阴谋’,但是却难以拒绝,难道联合东印度公司要主动放弃马六甲这样一个关键据点吗,特别是敌人已经允许占据的情况下。

  “好吧,我同意。”范迪门只能选择了默认。

  李明勋又点了点锡兰和香料群岛,这是东印度公司两大香料来源,特别是高品质的香料,大多来源于这两地,正是因为对这两地的实际控制,东印度公司完成了对名贵香料长达一百五十多年的垄断,一直到英国东印度公司崛起,实际控制东南亚诸多土地,又大量引入国内资本和华人种植香料,才打破了垄断。

  合众国也是走的这个路子,用十五年左右的时间打破任何一个国家对香料的垄断,但十五年内的香料利益仍然让人垂涎欲滴。

  “我们可以向合众国商人分享三分之一的香料产量,并且允许贵国在安汶和班达两地建立商馆。”范迪门慷慨的说道,这并不是什么大事,东印度公司垄断了香料产地,却没有垄断市场,欧洲人开发了大量的其他品种来代替,在英国与荷兰的蜜月期,东印度公司也向英国分享了三分之一的香料产量,当然,最终以安汶大屠杀结束。

  “不是合众国商人,是中国远洋航运公司!”李明勋敲了敲桌子,修改了其中一个名词。

  范迪门微微一愣,表情难以言说,这意味着,李明勋让国有企业垄断名贵香料的利益,对于东印度公司来说,双方合作,可以继续达成垄断,保证利润空间,这保护了东印度公司的重要产业,但反过来说,意味着,仅仅是名贵香料的利润就可以为合众国带去一百五十万以上的收益,这对于这个国家的强势崛起又是一项重大助力,这也展示了国有企业在殖民时代的意义,同样的香料如果任由商人自由交易,那么合众国连五十万的税都收不上来。

  “好吧,中国远洋航运公司,相信双方的高级商务专员会有很多细则要商议。”范迪门说道。

  李明勋则回应派遣专业人士参与,毕竟垄断对双方都有利可图。

  “我们只需要在安汶建立商馆就可以了,只装备一些轻型武器,防御盗贼和土著,但是在锡兰,我们要亭可马里!”李明勋掷地有声的说道。

  “锡兰?不,那与这场战争毫无关系。”范迪门说道。

  锡兰也是香料岛,其出产的肉桂在欧洲非常受欢迎,经过近十年的努力,东印度公司不仅在这个岛上站稳脚跟,还把葡萄牙人限制在科伦坡一地,并以此为基地,登陆印度,攫取那里的利益,东印度公司一直想要彻底占据这个岛屿,巩固对香料的垄断权。

  “您如果不答应,我们可以继续这场战争,相信我们与葡萄牙的联军收复这个岛屿的时候,他们乐意分享亭可马里给我们。”李明勋微笑说道。

  这是肯定的,葡萄牙如今只剩下科伦坡,破罐子破摔的败家子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卖的。

  饶是范迪门奸似鬼,但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也没有什么商量余地,他不得不同意这一点,亭可马里对于荷兰人不重要,至少与巴达维亚来说如此,范迪门问道:“有一点我希望得到阁下的确认,你们与葡萄牙人达成同盟协议了吗,特别是在印度地区?”

  这才是东印度公司最担心的,范迪门很清楚,合众国崛起,这公司在南洋和东亚地区的利益只有萎缩,地盘只有减少,而东印度公司要想发展,就要选择另外一片空间,印度所在的南亚次大陆就是最重要的地方,但是这里已经充斥了英国、葡萄牙两个对手,而这两个对手几乎是攻守同盟,如果合众国再加入这个同盟,那么东印度公司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老实说,现在没有,是因为还没有必要,如果战争继续下去的话,我认为就有必要了。”李明勋真诚说道。

  实际正是如此,目前在印度地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是老牌殖民者葡萄牙和正在崛起的英国东印度公司,这两个国家占据了印度海岸最好的港口,最多的资源,相反,荷兰人反而是后来者和挑战者,合众国同样也是,理论上,与荷兰结盟更有利。

  “如果战争结束后,你们与葡萄牙的临时盟约解除,那我们愿意出让亭可马里。”范迪门说道。

  李明勋道:“这是肯定的,阁下,诚恳的说,我们与你们的战争是为了和平,我们需要和平的海上贸易环境,与葡萄牙人结盟显然有损这一点。”

  葡萄牙与东印度公司的战争持续了很多年了,合众国可不想参与这种无休止的战争,结束与果阿总督的同盟是肯定的,相对来说,合众国更想与东非总督合作,开发非洲地区。

  范迪门看着薄记员记录了这一点,最后问道:“那么,巴达维亚呢?”

  李明勋道:“方才说的条款履行完,巴达维亚就继续作为你们的总部和城市,我们无意夺取,我愿意以我的名誉保证。”

  范迪门点点头,在这一点他当然相信,李明勋道:“总督阁下,我很难相信您这么爽快的大营了我刚才的条款,您就不怕十七位绅士怪罪吗?”

  “我活不到那一天了。”范迪门指了指自己孱弱的身子。

  李明勋点点头,对于范迪门的病情他有所了解,李明勋道:“那你如何保证所有的条款可以落实呢,为了我国的利益,不如让我的医生为您诊治一下,好吗?”

  范迪门给出的条件太好了,好到李明勋感觉换一个人也不会更好,他也就成为最不希望范迪门过早死去的人。

  “不必了,阁下。”范迪门摇摇头,他说道:“为了我们的和平到来,我不得不告诉您我答应的条款,未必会得到十七位绅士的同意........。”

  “你这是在戏耍我们吗?”陪同会见的林河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李明勋拦住了他,范迪门说道:“为了保证不久后赶到的总督承认和平协议,我们要做的就是造成既定事实,用你们的话,把生米煮成熟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