矩阵游戏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夺火

  他感觉到了,微微的火焰灼烧着自己的身体的感觉,但是却毋庸置疑的带来了更强的力量,自内而外,仿佛柴薪在火焰的燃烧之中透发出了强大无比的热力。

  从某种程度上,就好像是在传火之后,火焰在薪王身体上燃烧,从而使薪王获得更强的力量一样。

  不算是巨大,但是的确是较为明显的增幅,就连莫宸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生命力、体力以及其他各方面的能力值都有所增强。

  只不过,这也有一个坏处,这就好像是燃烧放出的热量一样,尽管幅度很明显,但是这也还是因为燃烧而得来的。

  简而言之,归根到底其本质就是「透支」……

  别的不说,燃烧也总得有燃料支撑供应才行的啊,一旦彻底烧尽了的话,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也难怪那些薪王平时往往都是压制余火状态,并不让它维持。

  也多亏了它只是余火,而不是真正的初火,不然的话,怎么都不可能够烧的。

  莫宸对此的感觉更为明显,深渊与这个从混沌时代之后,由神明延续而来的火之时代格格不入,黑暗与火的力量不说是彻底对立,但是互相之间的冲突也特别严重就是了。

  余火余火,自然不是完全的火,只是火的力量的极小部分残留,是薪王身体、灵魂被烧过后,没有彻底熄灭的残余火焰。

  不过即使如此,提供的增幅也仍然是相当可观了。

  这是莫宸都能够明显感觉得到的加成增幅,一开始的时候他也略感惊讶,不过后来却是发现这或许是余火的固有特性——

  它是按照基础的固定比例来「燃烧放热」的,这个比例大约是在百分之二十左右的幅度。不管是什么对象,应该都是遵从这个规则的。

  莫宸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只是因为他的基数特别大,所以按固定比例增幅的加成,对他而言效果更为明显而已。

  简单来说,如果能力值可以量化成为数值的话,那么普通人的所有属性值都是一点,那么增幅之后的数值就是增加了零点二,四舍五入约等于零,有和没有其实区别不大……

  但是如果有什么变态全属性过万,百分之二十的增幅加成,就相当于每项属性值凭空飙升了至少两千多点,真是想忽略都忽略不过去……

  这有什么好说的,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这就是这世上的真理。

  不过这也很不错了,至少要是给艾丽卡或者莉莉娅娜她们使用的话,也算是给身上恒定了一个极其强悍的buff法术了——缺陷之处就在于它是在「透支」本源,燃烧灵魂。

  但是,对于最近才刚刚弄出了「龙王之血」的情况来说,这貌似是正好的互补搭配的情况,燃烧透支都不是事儿,只要有方法能够补回来就是了。

  嗯,也不对,只是弥补生命力还是不够的,余火燃烧的还有灵魂,但是龙王之血对于灵魂的提升微乎其微。

  因此这个东西似乎还真是一般人不适用的,毕竟一旦烧起来了,那么直到死亡为止余火都不会熄灭了。

  ——普通人肯定没那个能力在自身死亡之前,脱离余火状态。

  由此也可以看出,余火都已经如此霸道,真正的初火肯定更加恐怖。

  不过葛温都能够支撑几千年,自己短时间内肯定也不会有问题,而之后计划上了正轨,也会有足够的柴薪供应……

  稍稍思忖了一下,莫宸觉得这样的情况就已然是万事俱备了,于是果断的做出决定。

  ——这就是自己掌握初火的机会。

  “谢谢,对了,有兴趣过来帮我吗?我对你的能力很有兴趣……”他一边感受着自身的奇特状态,一边饶有兴趣的向防火女搭话。

  将无主的灵魂化为别人自身的力量,这种神奇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原理?是防火女的天赋?只有掌握了这种能力的女性,才能够成为防火女?

  还是说根本就是反过来,只有成为了防火女,才能够掌握这种能力?毕竟剧情里好像有个失败的防火女,可以通过某些方式让她成功的成为防火女,也拥有这样的能力的。

  但是两者之间,差异到底在哪里呢?

  防火女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她穿着一身有着玄奥纹路的黑色裙装,戴着眼罩,但是露出来的半张脸就已经非常完美,一头银色的长发扎成辫子垂在身后。

  即使是什么都不说,但是光是站在那里,就已经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了一种温婉的柔和气质来了,让人为之赞叹不已。

  没有得到回答,莫宸也不着急,只是又看向周围——

  “还有你们也是,本人的事业刚刚起步,正是需要各种人才加盟的时候,我们团队始终坚持以合作共赢、诚信高效为宗旨,以……咳咳——抱歉,说顺口了。”

  “反正你们先好好考虑一下吧,关于在之后的新世界,不会再有什么传火体系……你们应该何去何从的问题……”

  他咳嗽一声,结束了这么一个话题。

  反正先说一声,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再说,到时候不管他们怎么想的,自己都要将整个传火祭祀场打包带走。

  防火女能够利用灵魂的能力,鲁道斯可以炼成灵魂的技术,铁匠能够铸造、强化各种魔法武器的手艺……

  这些可都是一顶一的人才啊,话说起来,自己要不要抽空把魔法老师、小偷之类的角色都招进来,凑足一整套?

  毕竟这才是专业的团队,成熟的技术体系嘛……

  脑海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莫宸伸手出去,触碰熊熊燃烧的营火,探进其中,直接握住了在火焰之中被燃烧得通体发红发亮,闪耀起来了的螺旋剑的剑柄。

  并不陌生,也不需要教程,他熟门熟路的捕捉到了那最为主要的神秘联系。

  就和梦界穿梭一样,完全的空间传送都比较困难,应该说是消耗太大了,如果有更好的方式可以起到同样的效果,相信谁都不会拒绝。

  莫宸是选择了梦界行走——通过人类潜意识心灵海洋的神秘联系,以及镜面跳跃的方式,结合起来达成空间传送的效果。

  而这里则是在利用火的力量,那是一切的起源,终结混沌时代,使得天地分化的神秘源头……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的一切力量都与火脱不开关系。

  因此通过营火的神秘联系,传送到初始火炉,也是可以成立的神秘公式就是了。

  他的身形逐渐模糊,仿佛从凝实变得虚幻,轮廓慢慢的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

  “……”

  传火祭祀场一时间恢复了安静,仿佛千百年来都无人造访过。

  但是那本来熄灭了的营火,此刻正在以难以想象的趋势熊熊燃烧着,透发出无比强烈的热力,却是说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沉寂了半晌之后,灰心哥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他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是被深渊感染了的家伙吗?”

  “不是,他不是被感染了……”鲁道斯轻声说道,“他就是深渊本身。”

  “——什么?!”

  “我能够炼成灵魂,将灵魂之中的特质提取出来,但是这也意味着我必须能够把握住灵魂之中的特质才行。”

  鲁道斯以一种感慨的语气,低低的说道,仿佛是不对任何人在说话,单纯只是自言自语罢了。

  “太深沉了,太黑暗了……这是真正的黑暗之魂,让人感觉好像只是注视着,自己就会堕落进去一样,绝望而且恐惧……”

  火越来越弱,这个世界已经在漫长的悲哀轮回之中,被压榨干净了,没有足够强大的灵魂供应,初火就照耀不了太长时间。

  传火的频率越来越高,维持的时间越来越短,根本没有条件等到强大的灵魂成长起来,这是一个无奈的恶性循环。

  鲁道斯非常清楚这件事,初代薪王葛温一个人,就能够让初火继续燃烧,光明照耀人世几千年的时间,而他只能够勉强让火焰持续,不至于熄灭。

  无论怎么坚持,火始终会有熄灭的那一天,他最多也只能够推迟这个结局的到来而已。

  现在深渊的到来,就是预示着彻底的终结降临了吧。

  尽管灰心哥似乎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可是这个老人似乎已经精力不支了,疲惫的又在王座上沉沉睡去。

  不多时,他开始一如既往地说起了低低的梦话——

  “……啊啊,好烫,骨头在燃烧,好痛苦……救救我,杀了我吧……不要,不要,这样太痛苦了啊……好烫啊,救救我……”

  “……看啊,各位,我成为了王……”

  “……就算火很微弱,还是能延续世界啊……”

  “……所以原谅我、原谅我吧……”

  “……不要一直怪我了……”

  ……

  ……

  初始火炉。

  这片空间正在疯狂的震荡,仿若暴风雨之下的海面一般,海啸更是撕天裂地,要淹没摧毁一切。

  闪耀着火光的神秘螺旋剑,与缠绕着实质的黑暗气息的地狱之牙,两柄剑锋闪电一般的挥出!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在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天空崩塌,大地碎裂。

  无数英雄的灵魂汇聚在一起的燃烧盔甲,与从古老深渊底下升腾而起的地狱之龙疯狂的厮杀,恐怖力量将四周的一切都切割得支离破碎,巨大如山的岩层碎块被高高抛起。

  螺旋剑闪耀火光,触物即成灰烬,焚山煮海,蒸发一切。地狱之牙则是有黑龙虚影在环绕,汹涌奔腾,更是因为其主人引风聚雷,贯注雷霆之威,势不可挡。

  ——剑锋所到之处无坚不摧!

  除此之外,还有法术奇迹的疯狂对轰,不要钱的拼命乱砸,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阳光枪瞬间凝聚,迸发而出,转瞬即逝,激射到百里之外,轰然炸裂……

  死亡瘴气散逸,凝而不散,腐蚀一切,仿佛是从无穷无尽的地狱深处喷涌而出的毒雾……

  如钢的罡风破分大地,掀翻大块大块的地皮,演化出崩山断狱,斩岩削壑之威……

  瞬间置换的明月高悬于天,在永远的黑夜之中照耀下来,光是时间的魔法,月华所到之处万物静止……

  许久,这末日般的景象终于平息了下来。

  千疮百孔,满目苍夷,到处都是流动着的高温赤红,黑烟徐徐从四处冒起,遮天蔽日,失去生机的灰地更是被犁得支离破碎,露出了最底下的岩层……

  在这真正的「地狱」之中,一个身影缓缓的从空中落下。

  这个空间,已经没有敌人可以阻止他了。

  战斗……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