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圣祖 第2091章 穿肩而过

  第2091章 穿肩而过

  嗖!嗖!嗖!

  一连数道破风之声响起,原来不仅是南彪,还有其他几位队长,都是被耿煜一一踢出朝着云笑飞去,试图阻止这个恐怖的年轻人。

  只是以云笑此刻的实力,像南彪这样的土鸡瓦狗,又岂会是他一合之敌?随手的一拳一脚,就将这些家伙生生轰杀了。

  呼!呼!

  然而就在云笑一往无前踢走这些绊脚石,想要去将耿煜击杀之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面前,又多了两道身影,其中一道对他来说还颇为熟悉。

  而这两位,自然就是天荣中队的最强者,一位是作为都统的关天荣,另外一位则是那唯一的一个化玄境后期修者。

  对上这样的强者,云笑可就不能一合杀之了,尤其是关天荣,那可是和他现在一样的化玄境巅峰强者,此刻挡在他的面前,让得他脸色不由变得极为难看。

  说实话,关天荣二人的脸色也并不如何好看,因为他们是被逼着前来阻止云笑的,又或者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必须拼命,才能保住自己这一条性命。

  “关天荣,你似乎是忘了些什么吧?”

  见得关天荣二人挡在自己面前,云笑阴沉着脸冷喝出声,让得这个中队都统身形不由一颤,紧接着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似乎都在这一刻变得麻痒了起来。

  “啊!”

  仅仅是两个呼吸之间,关天荣的浑身不由剧烈地颤抖起来,那是因为在这一刻,云笑已是手印变动,催发了种在他体内的那抹剧毒。

  之前由于和耿煜战斗,关天荣也没有再对杨家之人出手,云笑也没有分心去管这个都统,没想到在这种关键时刻,关天荣居然跳出来替耿煜挡路,那他还有什么好容情的呢?

  云笑可是货真价实的圣阶低级毒脉师,他所施的剧毒,全然不是关天荣所能抗衡得了的,因此直接是痛得不断惨叫,身形更是抽搐不停,显得极为凄惨。

  “你也要尝尝这种滋味吗?”

  再也没有去管关天荣的云笑,下一刻已是将目光转到了那化玄境后期修者的身上,其口中的冷问声,让得那人机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我……我……我跟你拼了!“

  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一些什么,这化玄境后期修者突然之间脸色一狠,或许是他知道就算自己服软,对方恐怕也不会放过自己,还不如拼一拼搏出那一线生机。

  “真是不知死活!”

  见得这区区化玄境后期的修者,竟然想要和自己拼命,云笑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身形微动间,下一刻已是出现在了此人的身侧。

  噗!

  云笑并起右手食中两指,然后轻轻在那修者的右颈上一戳,再然后这化玄境后期的修者就瞬间静止不动了,明显已经是不可能再活。

  如此一幕,让得杨家诸长老们都是叹为观止,那可是化玄境后期的强者啊,连全盛时期的杨家家主杨昊都不能收拾,现在却在那黑衣青年手中坚持不了一招。艰难的多夫之路

  “不过……应该是追不上那耿煜了吧?”

  杨家诸长老心中固然是震惊,不过当他们看到那已经快要消失在密室入口处的身影时,又颇有些失望,毕竟那位才是敌人之中的最强者啊。

  原来是借着关天荣等人拖住云笑片刻的时机,耿煜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耽搁,其速度何等之快,此时离那出口已经不足数尺之遥了。

  在这样的距离,就算诸人对云笑的实力极有信心,但只要那耿煜出了密室,恐怕又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耿煜的心中自然也是这样想的,关天荣那些家伙实力不怎么样,总算是在这最后关头起了些作用,他自认自己这条命,可比那些家伙全部加起来还要重要得多。

  如此之远的距离,耿煜自问那黑衣小子再也追不上自己,只要能逃出生天,到时候就是那星辰的死期。

  不管怎么说,耿煜都是龙学宫第二天才,除开他那些背景之外,他还想着要是再等等,等那小子的祖脉之力消失,这个仇说不定今日就能报了。

  嗤!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破风之声突然在密室之中响彻而起,紧接着众人就看到那耿煜的身后,不知何时已是多了一道乌光。

  “是星辰那柄木剑!”

  杨家大长老眼尖,倒是第一时间就发现那道乌光,其实是一柄不起眼的木剑,在这地底密室的昏暗之中,显得就更加普通了。

  只不过此刻的杨家诸人,根本就不可能再将那柄木剑当成普通顽童玩耍的玩物,能让耿煜这个半步洞幽境强者都不敢硬接的武器,会是普通之物吗?

  一时之间,杨家诸人都还没有意识到那柄木剑突然御空而飞,到底意味着什么,他们的目光,都是一瞬不瞬盯着那柄木剑的去处,在那里有着一个背对着木剑的年轻身影。

  “不好!”

  相对于旁观诸人,以耿煜的实力,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身后传来的破风之声,就算他没有看到是那柄木剑,也知道是星辰恐怕又出什么妖蛾子了。

  可是云笑施展的御龙飞隐何等隐晦,等耿煜已经听到破风之声时,御龙剑的剑尖,离他后心已经不过尺许之遥。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耿煜终于是展现出了属于他龙学宫第二天才的强力,见得他前冲的身形陡然朝着左侧移了尺许,这一幕让得许红妆颇有些熟悉之感。

  “僵尸身法么?”

  许红妆心头一道念头闪过,毕竟她在潜龙大陆就和云笑相识了,也不止一次见识过云笑施展这门诡异的身法脉技,也躲过了无数致命的杀着。

  只是许红妆没有想到,那个从龙学宫出来的天才耿煜,竟然也会这招,他可不知道这其实都是苍龙帝宫的不传之秘。

  也就是云笑乃是龙霄战神转世,拥有着前世的记忆,才对苍龙帝宫的招数如此熟悉,这要是换一个不知内情的人来,恐怕要惊为天人了。

  全才高手

  嚓!

  耿煜的僵尸身法固然是惊艳,但仅仅是横移一尺的距离,并不足以让御龙剑落空,只听得一道轻响声传出,一抹血花已是从耿煜的右肩之上飙射而起。

  原来刚才耿煜是朝着右侧横移,终究是没有避过御龙飞隐的一刺,直接让御龙剑从其左肩之上一穿而过,只差一点就将他的这一只手臂给切了下来。

  看来耿煜也知道自己恐怕并不能避过这一次的剑刺偷袭,而那属于杨昊的纳腰,却是被他拿在右手的,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他才朝着右侧闪避,目的就是不让纳腰脱手。

  “啊!”

  左肩传来的剧痛,让得耿煜也不由发出一道惨叫之声,和那痛得满地打滚的关天荣相交辉映,倒是别有一番味道。

  只是此刻的耿煜,又岂会在意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

  剧痛之下发出一道惨叫的他,瞬间强行忍住,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滴落而下,而其整个身形,已是在这一刻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密室的出口。

  在耿煜闪身而出的那一刻,他回过头的目光,充斥着极致的怨毒,死死瞪了一眼那个黑衣青年,眼眸之中的杀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或许从耿煜开始修炼到今日,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一个亏吧?

  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果不能报得这个大仇,或许对他以后的修炼道心,都是一个极其严重的打击。

  不过耿煜在看那一眼的同时,心头还有些后怕,无论他如何不肯承认,都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还能是那黑衣青年之敌。

  好在刺穿耿煜左肩的星辰,并没有就此追来,只是目光灼灼地看着这个帝宫天才,直至耿煜消失在地底密室之中,再无丝毫动静。

  “可惜了!”

  云笑盯着那边消失在密室入口的身影,终究是没有再动,直到片刻之后,从他的口中,才发出一道轻微的叹息之声,蕴含着一丝惆怅和失望。

  御龙飞隐,乃是云笑早就准备好的一记杀着,没想到如此出其不意的杀招,竟然还是让耿煜避了开去,仅仅是刺穿其左肩,并不是云笑真正的目的。

  云笑可是知道那已经达到半步洞幽境的耿煜,到底是如何的难缠,这一次放虎归山,下一次再遇到,恐怕就是另外一番局面了。

  更何况和耿煜比背景的话,云笑可没有丝毫的可比性,对方背靠苍龙帝宫,要是因此引来那些帝宫强者,恐怕他要吃不了兜着走。

  “呼……”

  心中这些念头一转而过,云笑只觉浑身的力气都在这一刻耗尽,忍不住身体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仿佛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办不到。

  这一次连场大战,真是将云笑弄得筋疲力尽了,关天荣也就罢了,就算是不催发祖脉之力,他也能轻松战而胜之。

  可是耿煜不同,那可是半步洞幽境的龙学宫第二天才,一身战斗力,甚至是比外间普通的半步洞幽境修者还要强上几分,云笑不得不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