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阎罗系统 第1189章 收官(十三)

  “你到底什么人!跑来咱们村子干什么?”一声戒备的喝问把内心彷徨的薛无算给唤醒回神。

  没有回答身后村民的问话,薛无算扭头反问道:“这家人姓什么?”

  “你......”说话的四个汉子,五大三粗,见薛无算居然不回他的话也是上火了,正要呼喝两句,却见面前的小院子嘎吱一下门从里面推开了。

  “咦?你是谁?你是妈妈说的那个大哥哥吗?”门开了一个缝,钻出来一个小孩,白白净净的不到十岁的样子,大眼睛咕噜一转,先是看了看门口的薛无算又看了看薛无算身后跟过来的那一大票村民。也许是天生胆子大,也许是看着外面还是有很多熟人,这孩子第一句就是探问薛无算是谁,并且提到了自己的母亲。言下之意就是:我妈妈说有个大哥哥要找来,是不是你?

  “你又是谁?叫什么名字?”薛无算难得的温和下脸色,蹲下身子,笑着问这孩子。

  “我妈妈叫宁铃,她说今天有人要来我家找我们,应该是你吧?村子里很少有生人进来的。”孩子声音清脆,也是笑着回答,不过似乎有些不太敢靠薛无算太近,往后面微微退了一步。

  宁铃?妈妈?

  薛无算深吸一口气,算是明白这孩子和自己的关系了,尽量不让自己表现得多激动,站起身来,笑道:“没错,我就是你等的那人。我叫薛无算。”

  “啊?大哥哥,你也姓薛啊?那你赶紧进来吧,我妈妈都等你好久了。对了,我叫薛长生。”小孩欢快的喊了一句,颇有大人模样的推开了门,手一引,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外面跟着薛无算来的村民也嘻嘻哈哈的散了,既然这年轻人是薛家的客人那就没什么好盯着的了。各自临走时还善意的看了一眼薛无算,点了点头表示之前的歉意。

  至于说这年轻人是好是歹,进了薛家的院子那就都不是问题,薛家可不是一般的人家,厉害着呢,这是整个村子里所有人的共识。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着散开,各回各家,村子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不过一墙之隔的小院子里又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番光景。

  院内,进门就是一片小院落,种着一颗桃树,枝繁叶茂颇有些年头了,此时过了花期,依稀的可以看到树上挂了些小指头大小的青色果子。桃树边上便是屋子,和这个村子里的所有屋子一样都非常简单,砖瓦结构,墙上抹了白灰。

  树下放着一张草席,草席上有一方小几,摆着茶水和茶具,边上一个小炭炉上还有一个黑陶的水壶在咕噜噜的冒着热气。

  一切都显得那么悠然,但薛无算却颇感紧张,因为这草席上此时跪坐着一个中年女人,女人正一脸表情激动的朝着他看,似乎想要起身却又硬生生的压着,呼吸很是急促,那眼眶内也是一片雾。

  不需要介绍,小男孩脆生生的一句“妈妈”就说明了问题。而且这女人和薛无算曾经在地球位面的天道命理记录中看到的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区别,而且那种源自本能的亲近感已经在见到这女人的瞬间填满了薛无算的内心。

  “你......无算?你一定是无算吧!”女人抱着小男孩,眼睛却死死的钉在薛无算的身上,张了几次口才把话说出来。

  “嗯。我是。”薛无算干瘪瘪的也回了几个字,之后也依旧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是坐下还是该怎样。不过事到如今他其实也没多少好踌躇了,生吸口气脸上木然的表情鲜活了起来,带着一点笑,走到小几对面学着跪坐下来。

  “你,你这些年来还过得好吗?我,我当年实在是没有......”

  “不用了。当年的事已经过去了,能再见到你很好。”

  还真就不用多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薛无算已经早就明白了,此时的他更多的是释怀,同时也想要将自己深埋在心底的执念赋予新的意义。一个父母双全的存在比孤儿要好得多吧?

  话头开启,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三两句之后,宁铃便不再顾及一把抱住薛无算大声的哭泣起来,嘴里不停念叨着:“可怜我的儿啊!可怜我的儿啊!”

  估计旁人是无法体会宁铃此时此刻的感受的,她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自己尚在襁褓中的第一个孩子,而且还是自己亲手将孩子送走的,之后连去看一眼都不敢,担心被齐腾发现端倪。这一别便是这么多年,曾经襁褓中的婴孩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甚至已经经历了一次生死,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超级强者,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这种百感交集的确庞杂。

  倒是边上的小孩很高兴,他曾经无意中听到过自己还有一个哥哥,按从来没有见到过,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位,瞧瞧妈妈哭的好伤心,这孩子也懂事,边上一边安慰一边帮着差眼泪,还偷空朝着薛无算投来好奇不已的目光。

  一直聊到深夜,宁铃的情绪才算稳定下来,薛无算也被她留下,说是明天还要跟他好好聊聊。而薛无算也点头答应,现在他也没提在外面的薛远山到底是个什么处境。毕竟和所有人一样,对于母亲的亲和总是大于父亲。

  第二天,薛无算第一次体会到了亲情的滋味,虽然宁铃有些唠叨,边上的弟弟薛长生很是粘人,但这种感觉很好。而且在这些言语中薛无算也知道了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关于这盘大棋的事。

  “你父亲早早就感知到了你的不平凡,并且你和齐腾那厮犯冲,所以只能将你送到我的家乡。之后接二连三的测算也证明了一条线在引导着我们一家人。”

  “父亲知道是谁在操纵这一切吗?”

  “他也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背后的人一定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并且和齐腾存在天然的对立关系。”

  薛无算摇了摇头,虽然宁铃这些话说得很符合目前已经发生的情况,他也是这么猜测的,但是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何一个如此强大阿德人不自己动手除掉齐腾?如此大费周章又是什么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