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 第630章 枫林堡之战(十九)

  看到妖魔无法杀入内城,也无法突破城东、城西两个方向的城墙,完全沦为了被击杀的对象,渐渐地,城中众修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下来,不少修士纷纷放开灵觉冲着城北查探而去,想要看看城外战局。

  一道人影却是冲着城内飞驰而来,身影尚未入城,已然远远地放声大吼:“速速开启大阵!”

  众修定睛看去,冲向城池的乃是王元,浑身浴血,一条右手臂竟是齐肩而断,消失不见。

  紧跟着,又有多道遁光冲着城池方向疾驰而来。

  一直在观望着北城外局势的聂天秀不敢怠慢,急匆匆打出一道旗语,而王元的大吼,城中镇守法阵的一众第七战队修士听得清楚,收到命令后麻利地开启一处处禁制,北城方向突然间迸发出一道道刺目光柱,在空中相互交织成一道光网。

  轰的一声大响,王元撞破光网踏入了城中。

  紧跟着,第二道、第三道身影先后冲入了城中,乃是申屠健、厉星海,二人同样是神情狼狈,一个身周裹着一个厚厚的冰壳子,如同冰人一般,一个浑身浴血,二人手中持着的长剑皆断折,只剩下了半截。

  三人回城之后并没有奔向城中,而是落在了北城墙之上,各自站定一个方位,警惕地观望着城外局势。

  轰,又有一道身影撞破光网冲入了城中,乃是冷驰,比起前面三人,冷驰的状态更惨,身周裹着一团冰晶,竟然断了一截小腿,手中握着一杆短棒,乃是断了半截的枪杆。

  未等站稳脚根,一道白光和一道银光呼啸着撞破光网,冲入了城中,白光中人直奔冷驰扑去,白衣如雪,相貌英俊,正是冰魅,手一扬,一枚仿若透明状的弯刀冲着冷驰当头劈下,刀光未至,刺骨寒意却是当先袭来。

  隔着远远的距离,内城方向的一众修士竟是纷纷打起了寒颤,不少人体内气血瞬间凝滞。

  冷驰低吼一声,不退反进,迎着冰魅冲去,手中枪杆奋力砸向了弯刀,紧跟着,一拳轰向了冰魅面门。

  冰魅的速度大快,他逃之不掉,只能与对方近身搏命。

  另一侧,申屠健、王元齐齐转身,申屠健手一挥,一道雪亮的剑光斩向了冰魅腰身,王元则一拳轰向了冰魅。

  厉星海一剑斩向了那道紧随冰魅而来身周被刺目银光包裹的身影,头顶之上的大鼎光华大放,轰隆一声大响,一条火焰蛟龙从鼎中飞出,张牙舞爪地扑向了银光中人。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冷驰手中断枪和弯刀对撞,再次断折,一股大力带着冷驰向后飞去,直奔瓮城之中撞去,速度如电,轰的一声撞入一群妖兽魔兽之中,一片骨骼的断裂声响起,一众妖魔在这一撞之下齐齐变成了肉酱,冷驰却是撞入了地底深处,口鼻喷血,身周更是瞬息间结上了一层厚厚冰晶。

  冰魅遁速如电,手中魔刀锋利无双,冷驰击向他面门的一拳落了个空,而申屠健、王元发起的攻击同样没能击在冰魅身上。

  一击间震退冷驰,冰魅的身影在空中不作任何停留,右手刀一挥,一刀劈向申屠健,左手一掌拍向王元,身影则冲着枫族退守的内城方向扑去。

  看到这一幕,枫族众修齐齐发起了攻击,多达数百件法器轰向了冰魅,更有烈焰、狂风、雷霆飞舞着攻向冰魅。

  冰魅左手大袖一挥,狂风漫卷,一团寒雾飞出,眨眼间在空中化作一堵厚厚的冰墙挡在了身前,右手刀一晃,上百道透明状的刀光飞出,从另一个方向斩向了枫族众修。

  方才在城外竟然吃了个大亏,两名心腹属下竟然被那头魔犬一击杀死,自己更是受了一道暗伤,好不容易趁着混乱杀入城中,此刻他只想奔着人多的地方冲杀,只想大打出手,把目光所及内的人族修士全部变成尸体,以发泄心中怒火。

  一连串轰鸣巨响。

  申屠健、王元的两道攻击落空之后撞在了城墙和瓮城之中,发出两声巨响,把城墙击穿出一道裂缝,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上百件法器和一连串神通术法的密集攻击竟然没有撞碎冰魅祭出的冰墙,反而纷纷被弹射回去,四散飞舞,而冰魅祭出的刀光落在城头,却是惨叫声一片,一群修士被劈翻在地,不少修士直接被刀光劈成了两半,而所有被刀光击中的修士皆是瞬间化成了一尊冰雕,刀光所过之处,万丈虚空寒彻入骨,就连瓮城之中的一众低阶妖魔也是纷纷被冻僵冻毙在地。

  冰魅脚步仅仅是停顿了片刻,再次向前冲去。

  左手大袖一甩,狂风飞卷夹杂着漫天冰霜,轰的一声大响,内城左侧上千名修士被狂风卷走,被寒冰冻僵,滋滋拉拉的响声中,化作一尊尊冰雕冲着内城、瓮城撞去,就连城头之上也是瞬间一片白茫茫,如冰天雪地一般。

  右手弯刀一挥,又有一片密密麻麻刀光斩下,刀光中同样是透着刺骨寒意。

  这一连串攻击如光似电,这内城城墙之上虽有近万修士,却哪里能挡得住这等强者的攻击,就连金芙蓉、金英、金秀等银星修士也是瞬间气血凝滞,身躯犹如被冻僵,来不及射出弩箭,也来不及发起攻击。

  眼看着冰魅无视众修攻击,直奔内城墙上扑来,人群之中,却有一名身材中等相貌普通的中年披甲修士一闪而出,和冰魅撞在了一起,砰的一声闷响,二人同时后退,冰魅冲着瓮城之中飞落,而那名披甲修士却是再次倒飞而回落在了内城墙上,落地的那一霎那,城砖纷纷碎裂,城墙地面出现一个大坑,甲士的身躯陷入坑中半截。

  而对面,冰魅的胸前却绽开一朵血花,一股鲜血从胸口处飙射而出,把其一袭白袍迅速染红。

  冰魅面容扭曲,满眼都是惊骇之色,身影撞入瓮城之后,脚尖在一只妖兽的背上一弹而起,身影突然变向,转身冲着东城方向扑去。

  再来看那名甲士,手臂之上瞬间凝出了一层厚厚冰壳,紧跟着,这冰壳沿着手臂冲身躯传去,眨眼间,全身都糊上了一层指许厚的白色坚冰,而这甲士的身躯在空中随意一扭一晃,紧冰纷纷碎裂,四散飞溅,目光追寻着冰魅的身影,嘴角边擒着一抹嘲讽般笑容,右手中,握着一柄通体亮银长约三尺又像细剑又像锥子般的怪异兵器。

  申屠健、王元二人一击落空,再次冲着冰魅扑来,一人挥动断剑刷刷刷接连几剑斩出,一人只有独臂,且毁了兵器,只能挥拳怒砸。

  冰魅似乎受伤不轻,无心与二者缠斗,身影一扭一晃,再次躲过了二人的攻击,抬手间冲着二人各自劈出一刀后,法力狂催,速度达到了极致,只看到一道白光从天际头掠过,一闪万丈,直奔第九战队众修扑去,左手大袖挥动,右手弯刀狂舞,攻击模式和方才攻击枫族众修一般无二。

  轰然巨响声中,第九战队有上千名修士被冰刃、狂风、刀光击中,击飞,城墙之上崩塌出一处处刀形裂口。

  第八、第九战队众修看到冰魅扑来,齐齐发动攻击,多达数百件法器呼啸着击向冰魅,只可惜冰魅的速度太快,有九成法器击了个空,有几十件法器击在冰魅的身躯之上,仿佛击在钢铁之物上一般,当当作响,被一一弹回,竟然有一半的法器诡异地直奔原主人而去,直接把原主人撞飞甚至是击杀。

  一道光影冲天而起,直奔冰魅,却是那名刺了冰魅一剑的中年甲士追杀了过来,此人的身法虽不及冰魅那般轻灵飘逸,可速度却不逊于此刻的冰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