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之守矢 第二百四十四章 集齐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有一根很长,但是不太粗的异物入侵了他的身体,在他的某处搅了搅,随后从他的体内抽出了一条长长的什么东西,然后他就忍不住猛地一颤,顿时,一股无比清爽的感觉席卷全身……

  他缓缓醒了过来。

  土宫雅乐从未感觉如此轻松,就好像把在心头压了许多年的大石头一下子扔掉了一样。

  “不……或许,那并不是错觉?”

  他坐起身来,扭头,看着那只趴在他旁边洋溢着巨大灵力的白色巨犬,感受着他们双方之间的契约,默了默,试探的喊道:“白睿?”

  “呜~~?”

  白色的犬类生物抬头望了他一眼。

  那双清澈的黑瞳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就又重新趴了回去。

  不知怎么,土宫雅乐总感觉从那一双狗眼中看到了“嫌弃”的神色。

  但他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

  白色犬类灵兽给了他回应,这就是白睿,他们土宫家代代相传的灵兽。

  他曾在记载家族史的书籍上看到过这样的画……

  “原来,这就是没有被杀生石‘污染’之前,白睿的原本形态吗?”

  真是厉害,被杀生石污染之后还能在取出杀生石后存活并恢复原貌的存在他还是第一次见,该说……

  “不愧为‘最强’灵兽呢。”

  他低头,看着手背上只余下曾经镶嵌过杀生石的凹坑疤痕,以一种说不出是喜悦?自豪?难受?愧疚?……?的复杂情绪叹了一口气。

  从今往后,继承灵兽白睿的土宫族人将不会再短命不寿。

  死后,灵魂也可以得到永恒的安详,而不是与被杀生石污染的灵魂一样沉沦到混乱的泥潭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真好呢~

  他抬头望天。

  “将宿命,打破了啊,神乐……”

  “这就是你一直想要做的吗?”

  ……

  快了,

  就快了!

  神乐像摆弄佛珠一样拨动着手链上串联的杀生石,一共七颗,只差两颗,流于世界的所有杀生石都将落于她手。

  届时,是毁灭,还是封印,也都将由她来一言而决!

  亦或者……

  到时候直接开个虫洞丢进去,让它们去祸害其他世界去?

  “呀,突然手好痒欸~!嘿嘿!”

  神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有人在牵扯她的灵魂。

  方向是……

  手链上的杀生石?

  她扭头,透过电车的车窗,可以看到一个有着苍白短发的小男孩正双手结印,微笑的看着她。

  三途河和宏。

  他持有一颗……不,可能最后两颗杀生石都在他的手里。

  她还没有去找他呢,对方就自己找上门了?

  杀生石没有共鸣,有一套嘛……

  这就是你勇气的来源?

  一种优异的隐匿能力?

  “呵呵,那就来吧……”

  她头向后,摆出一个舒适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做出假寐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自信的微笑。

  “让我看看,你要搞些什么把戏……”

  想着,她放开了对灵魂的控制,任由它顺着牵引的力道下沉,向手链处的杀生石落去。

  她本想是杀生石内别有洞天,却没想到这些杀生石其实只是一个媒介罢了。

  现实世界的一切都在远去……

  其中,首先失去的就是视界中的光影,一切都暗了下来,然后便是声音,人声,电车行进的声音等,都逐渐远去。

  她知道自己在落向杀生石的方向,但实际感觉却像是失足坠入了一座枯井当中。

  “井底”的空间很大,四周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但很奇怪的,她却能清清楚楚的看清她自己。

  就在这时,一面巨大的镜子在她的面前缓缓出现。

  镜面上没有浮现出她样子,反而是一幅逼真的,江户时代的村镇画,就犹如它们就真实存在于镜面之中一样。

  她伸出手试探的向镜面按去,那镜面就如水面一样顺着她的按入的手臂晕开。

  五指转动,握拳,松开……

  她收回手臂,低头看了看完好无损的手掌,眉眼一挑,便背起手,悠然的向着境面“撞”了进去。

  脚底切实的落到地面上,视线远眺,又落下,她发现自己正站立在一座木质的桥上,回头,没有镜面,只有桥的另一边风景。

  还有就是,她发现自己的视界有着些许的拔高,原本紧紧包裹在双肩或者其他部位的衣服也都变得宽松舒适起来,一阵微风吹来,通体舒透!

  露肩的白底上衣,有着星星纹饰的蓝边,一对阔袖用丝带固定在上臂处防止脱落,下身则是一件蓝纹短裙,短裙左侧高高叉开到大腿上侧,以结绳连接。

  一根御币在她的右手中握着。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神社的巫女服了啊……

  这乍一穿上,还蛮怀念的。

  “哦~能够让人的灵魂显示出本来样貌的地方吗?”

  她抬头环视四周,右手挥动御币,随后在一阵风中飞起,顺着来时的方向向前飞行。

  这里没有人,但是数个街道之外,有一处弥漫着巨大恶气的地方。

  这目标简直不要再明显一点。

  近了,

  那里的景象也逐渐清晰。

  恶气环绕,穿着华服的巨大女人,周围漂浮着有着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绪脸谱的面具。

  神乐很努力的去看了……

  但却依然看不清那巨大女人的脸,所以那恶灵女子的面貌并非是被术法遮住了,而是她根本就没有脸!

  神乐摇头叹道:“多可悲~~”连脸都没有。

  她低头,就在巨大女子的下方,一个白发少年正微笑着看着她。

  一个长大版的三途河和宏。

  所以,这才是三途河和宏的真实年龄?

  想起她在外界看到的三途河和宏的样子,她不禁撇了下嘴。

  这么会装嫩的么?

  而看到神乐终于将视线落到他身上的三途河和宏适时的开口了。

  “首次不……这应该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

  神乐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撒,谁知道呢?”

  三途河和宏摇了摇头:“也是,事到如今,那些都不重要了。”

  他一边将手向眼眶靠近,一边说道。

  “说实话,我曾经想过很多种我们在这里见面的情景,却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又这么的突然。

  压倒性的胜利,其他竞争者就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被你击破,然后将一切收之于手,就连你自己的父亲都下手的毫不犹豫……”

  他瞪大的双眼看着神乐手腕上缀满了杀生石的手链,然后手指用力,将镶嵌在左眼眶内的那枚杀生石扣了下来。

  他并不知道神乐有只取杀生石而不伤宿主性命的姿势,所以在他看来,神乐既然已经集齐余外的七颗杀生石,也就代表着她已经杀掉了土宫一族的当代族长,从她的父亲,土宫雅乐的尸体里获得了土宫一族代代相传的两颗杀生石。

  真狠呐!

  一旦她继承九尾之力觉醒……

  哎呀,这回世界不会真的要被毁灭了吧?

  呵呵……

  他还蛮期待的。

  三途河和宏将从眼眶内取下的杀生石与手心中收集到的一颗一同朝神乐扔了过去,并作出邀请的姿势。

  “撒,开始吧,神乐小姐。”

  “在上代九尾之力的继承者,玉藻御前大人面前,解放所有的杀生石,然后……”

  “成为新的九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