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第349章 八岐大家

  义隆推开大门。

  入目的灯光差点闪到楚墨自己,蛇歧八家不亏是日本的黑道皇帝,家底丰厚。

  地面用水晶玻璃无缝拼合而成,五色灯光在脚下变幻,天空中却是古雅的木柱和红牙飞檐,朱红色的木楼梯沿着四壁盘旋。任何人第一次踏入玉藻前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感觉自己飞腾于霞光中。

  身穿枫红色和服的女孩们在舞池中列队,她们的肌肤像是金色绸缎那样细腻华美。神话中的九尾妖狐玉藻前就是浑身金色,连皇帝们都无法抗拒她的金色胴体,玉藻前就让舞姬们涂抹金粉来重现神话。她们金色的身体上还有隐约的花纹,细看都是用日文书写的小诗。

  女孩们在涂抹金粉之前在身上粘了贴纸,涂完金粉后撕掉贴纸,诗文就留在了身上,每个人身上的词句都各有不同,凑在一起是一部完整的《金刚经》。

  就连楚墨,第一次看见这一幕,也不由得愣神。

  只能感叹一句,有钱人真会玩。

  “哼……”夏弥在楚墨身后轻哼了一声,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是不是感觉自己身处碑林一样。”义隆感叹道。这确实是碑林,以每个女孩的身体为碑,书写世上最妖冶的佛经。

  “为了接待先生您,这是我们犬山家最高的规格了。”

  “今天的俱乐部临时赶走了不少客人。”

  “有心了。”楚墨淡淡的说道,享受的心安理得。

  三楼的高处站着穿藏青色和服的老人,手握一柄白纸扇敲打着手心。

  他就是犬山家的家主,犬山贺。

  舞曲奏响,金色舞姬们劲歌热舞,几十双金色长腿绷出曼妙的弧线。昂热漫步穿越方阵,如林玉腿在他身边起落,金粉飘香。

  乐队位于二楼,她们是穿着传统和服的女孩,领口大开,露出白净如玉的肌肤,跟金色舞姬相比各有胜场。

  这也是犬山家的长项。犬山家在日本黑道,经营的就是风俗业。

  一曲终了,舞姬琴姬们一齐鞠躬:“欢迎楚先生!”

  屋顶的彩球爆开,无数花瓣从天而落,落满地面、楼梯和楚墨和夏弥的肩头。

  “夏弥,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楚墨转头嘱咐了一声。

  身旁的义隆立马会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夏小姐,这边请。”

  楚墨独自一人上了三楼,穿藏青色和服的人站在朱红色的木栏杆边迎候,他留着黑白相间的短发,身体硬朗,剑眉飞扬。

  见到楚墨以后,犬山贺先是习惯性的打量了两眼,然后连忙收回了目光。

  他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上位者的威压。

  “没想到最近威震世界的屠龙者,竟然是这副样子,简直英俊的过分。”

  犬山贺很客气,说话时微微躬身,给足了恭敬。

  “犬山家的家主也会拍马屁?”楚墨半开玩笑的说道,迈步走了过去。

  犬山贺有些尴尬的直起身来,有些生气,却不敢多说什么,紧紧的跟在楚墨身后,像个随从一样。

  走廊尽头,门缓缓拉开,女孩们光照满堂。

  “いらつしゃいませ。”女孩们一齐鞠躬,长发下垂,末梢婉约如钩。

  这是一间素净的和室,四面都是白纸糊的木格,和室中间摆放着一张长桌,长桌上摆着盛满清水的铜盆,清水上撒着樱花花瓣。这里极尽简约,只以少女们为装饰。

  长桌两侧的女孩们都穿着黑色的学生制服和白色衬衣,但各有各的妍丽。

  “真是枪林弹雨,虽然是肉弹。”楚墨淡淡的说道。

  这些女人的确长得不错,甚至可以说仅此夏弥。

  “这只是八岐大家表达尊重的方式之一。”

  龙马家的家主,龙马弦一郎也等候在这里,开口解释道。

  “不必了,我对好几手的货色,实在提不起兴趣。”楚墨嘴角上扬,“更何况我把手伸进她们裙子里的时候,谁知道摸到的是白花花的大腿还是匕首和手枪。”

  “楚先生说笑了,你们先下去吧。”犬山贺脸色相当难看,挥手让两侧的女人退下。

  只留下了表演和服侍的女人。但论姿色可就差多了。

  楚墨从岸桌上的雪茄盒里,抽出一根雪茄,立刻有一团火光在他面前燃起,离他最近的女孩起身半跪,想用长梗火柴为他点烟。

  “用不惯火柴。”楚墨摇头拒绝了,轻轻的打了个响指,指尖散出热气与火苗,将雪茄点燃了。

  再轻轻一甩手,指头上的火焰就消失了。

  犬山贺和龙马弦一郎都是瞳孔一缩。却没有表现出来。

  寿司师傅用一艘一米长的白木船捧上生鱼,酒香也开始在室内飘荡。

  酒过三巡,正戏才开始了。

  “楚先生。远赴东京,应该是为了什么事情吧?如果用的到我们八岐大家的地方,楚先生千万不要客气,尽管开口。”

  犬山贺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像个老好人。

  但事实上,一个混黑道的家伙,哪有善良的?更何况他们都是混血种,全部是拥有力量,无视法律的暴徒。

  “对啊,楚先生不会是在日本也发现什么龙的踪迹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一定会全力协助的,毕竟屠龙也是我们八岐大家一直在做的事情。”

  龙马弦一郎在一旁配合道,试图从楚墨嘴里套话。

  “哪有这么多龙王可杀?普通的初代种根本犯不着我出手,只是觉得最近累了,打算来东京度度假罢了。”

  楚墨晕乎乎的说道,脸颊微红,似乎真的喝醉了一样!

  犬山贺和龙马弦一郎对视了一眼,交流了片刻信息,明显不信。

  “楚先生,连续斩杀两位龙王,四大君王一下子少了一半。称为当代最强屠龙者也不为过啊。”

  “龙马佩服,再敬您一杯!”龙马弦一郎一本正经的说道。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楚墨也同样一饮而尽。

  “豪气,我也敬您一杯!”犬山贺和犬马弦一郎两人,露出了老狐狸的笑容。

  两人对自己的酒量,有绝对的自信,更何况两个喝一个!

  舞台上的表演结束了,那些跳舞的女孩悄悄的退到了四周。却隐隐有了将楚墨包围的驾驶。

  “楚先生,打算去那里旅游?”犬山贺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觉得楚墨已经醉了,这可是套话是最好的机会。

  “高天原……”楚墨迷迷糊糊的吐出一个地名,突然脑袋一倒,趴在了桌子上。

  “哼……果然是奔着那个怪物来的,怎么办,是杀是留?这家伙和我们不是一路人。”

  龙马弦一郎一看见楚墨醉倒,立刻不爽的冷哼了一声。

  他堂堂龙马家的家主,一直低声下气的,早让他心情郁闷了。

  “还以为是个人物,没想到就是个雏儿,在别人的地盘,还毫无戒心。”

  “昂热校长,怎么会死在他的手里?”

  “他的目的基本打探到了,现在怎么处置他?”犬山贺开口问道。

  “要么……干脆……”龙马弦一郎的声音一顿,对着犬山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好!”

  犬山贺也算是混迹黑道多年,是个果断的人!

  楚墨究竟有多强,是个未知数。但他的存在。绝对不是八岐大家愿意看到的,他们有自己的规划,不希望任何人来搅局!

  “楚先生?”龙马弦一郎轻唤了一声,见楚墨依旧没有反应,从房间的墙壁上,拿起了一柄长刀!

  他悄悄接近楚墨,刀锋已经出鞘,下一刻毫无犹豫的斩落下去!

  “嘭!”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臂按住了龙马弦一郎握着剑柄的手臂。刀锋离楚墨的脖子还有半寸距离,却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再接近了。

  这只手臂,自然是楚墨的。楚墨依旧趴在桌子上,像是在梦游一样。

  “龙马先生,怎么起来了,借着喝啊?”楚墨“迷迷糊糊”的说道,缓缓抬起脑袋,一双冷冽的眸子望着对方。

  抱歉,他在魔道世界,天子笑,女儿红都是论坛喝的。就这么几瓶日本清酒,开胃还差不多。

  “楚先生还真是海量啊。”犬山贺明白了,楚墨之前是装的,现在看来双方是没法善了了。

  犬山贺振开和服,露出腰间一段深红色的木柄。名剑“鬼丸国纲”,日本历史上出名的斩鬼刀。

  龙马弦一郎也开始反抗了,璀璨的黄金瞳亮起,嘴中高唱言灵。

  言灵·暴血!短时间提升血统,使用者能获得数倍的力量,速度,防御力与威压也会提升,甚至能降低痛苦!

  “啊!!”

  面对使用言灵的龙马弦一郎,楚墨只是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换来的骇人的惨叫!

  龙马弦一郎的整个右臂,都直接被捏的扭曲了!

  不过他的反应也算快了,第一时间用左手挥刀,干脆斩断了自己的右臂,抽身退了出来。

  龙马弦一郎捂着断裂的右臂,鲜血直流,眼眶里的黄金瞳也变得黯淡无光。

  “楚墨,你未免太过分了。”犬山贺怒了,对方可是和自己一样,同为八岐大家的家主。

  “嘭!”

  包厢的木门被直接踹开了,穿着诱人和服的美女们冲了进来。

  舞姬们围绕着他缓缓移动,伸手向裙底,拔出了藏在裙中的短刀。

  “女人果然只能把刀藏在那个地方。”楚墨欣赏着舞姬们灿烂的肌肤。

  刚才还在演奏的琴姬们也是突然从和服衣领后拔出了“菊一文字”,这柄长刀贴着她们的背脊,刀柄在颈部而刀尖在臀部以下,所以她们坐姿端正腰挺得笔直。

  果然和楚墨说的一样,这里危机四伏。

  楚墨无视了舞姬们手中的利刃,慢条斯理地脱下西装外套,解开领带褪掉衬衫。

  露出了精壮的上身,身上有些大大小小的伤口。

  “我怕等会弄脏了我的衣服,这是我女人买的,不小心弄坏了。回去会被叨叨。”

  楚墨淡淡的说道,这衣服是蔷薇买的。

  “呵呵,前提是你有命回去!我到要看看,你凭什么杀了那个家伙!”

  犬山贺指的是昂热,愤怒的咆哮着!

  下一刻,舞姬们一拥而上,无数柄刀反射着惨白的光影,琴姬们的长发纷披,就像墨笔在宣纸上留下恣意淋漓的墨迹。日本刀术中的九种斩法全出……唐竹、袈裟斩、逆袈斩、左横切、右横切、左切上、右切上、逆风、突刺……楚墨全身上下每个空隙都被刀光填满。

  楚墨什么都没干。但是眼眶中,陡然留起了滚烫的岩浆!

  炙红色的光芒中泛着金色。龙王的威压,毫无保留的宣泄出去!

  “啊!!”

  一声声娇喝响起,她们挥起的刀刃,完全没有勇气对龙王出手!

  变得像软脚虾一样。瘫倒在地!

  “这怎么可能?”

  包括犬山贺,他连发动自己言灵的勇气都没了,虽然没这些舞女一样狼狈,却也低下了脑袋。

  他不敢对视那双眼睛。眼前这个男人认真起来。他竟然连出手的资格都没有。

  “真让人失望,刚才趾高气昂的语气,还以为你们能给我带来一些事情欢乐呢?”

  楚墨淡淡的说道,“沿用昂热对你的评价,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住嘴!!!”

  废物这个两个字,对于犬山贺的刺激太大了。他突然爆喝了一声,竟然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轰!”

  犬山贺身上的衣服爆碎开来,背后的《能战阎魔图》栩栩如生,鬼丸国纲在刀鞘中震动。

  犬山贺的言灵就是“刹那”,刹那能够成倍地提升释放者自己的行动速度,加速效果以2的倍数攀升。初级刹那仅能提升2倍的速度,二阶则达到4倍速,三阶8倍速,四阶16倍速……七阶刹那就能突破到128倍速。

  在他能达到128倍速的极盛时期,曾经号称蛇岐八家中的剑圣。如果他以急速挥舞居合之剑,没有任何对手能看见他的刀,在对手眼里他的刀只是一道微微闪光的空气。

  极速再现。

  楚墨淡淡一笑,稍微有了点兴趣。

  “那你能达到多快呢?”楚墨说话间,犬山贺已经达到了七阶刹那!

  但楚墨能感觉到,这还不是他的极限,而且这样的速度,连昂热一半都差的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