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 第1章 重生超神

  “这是哪儿?”

  “我要死了吗?”

  楚墨努力的想睁开双眼,但不知为何,双眼一阵疲惫。就在刚刚,他遭遇了一场车祸,自己的一生平平淡淡,碌碌无为,就要如此画上句号吗?

  真的不甘心啊!

  太多事还没做过,太多事还没经历。

  意识逐渐薄弱……他的周围一片黑暗,孤独的像是深夜站在路灯下的小猫。黑暗中,他听不见回应,发不出声音,孤寂的感觉折磨得想要发疯。

  也不知过了多久,很快,又或许很久。忽然,一道黎明突然划破黑暗,将他照亮,楚墨愣住了,旋即而来的是一道冰冷机械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

  “万界系统已启动,恭喜宿主首次启动万界系统,奖励新手礼包一份,希望您使用愉快。”

  “我还活着?系统……这是什么情况……”楚墨错愕的望着四周,只有一望无际的夜,朦朦胧胧,他稍微后退了两步。尽量让自己站在了光亮的中间,人类对于一切未知的东西,总会恐惧。

  “如果从真正意义来讲,宿主您已经死于第一级生物位面了,系统捕捉到了您的意念,并且放置在次一级位面的延续。”系统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回答着楚墨的问题。

  楚墨虽然听不太懂系统的回答,但也能隐约理解一件事,自己死了,现在好像又重生到了别的地方。

  “本系统,已在宿主垂死时,与您绑定。宿主每月可随机进行一次位面穿梭,任何有价值的物品都能与系统兑换积分,所获积分,可以在系统商城任意兑换物品。请问,宿主目前是否开启新手礼包。”

  “开启吧。”楚墨深呼了一口气,虽然还有些发懵,但好歹平静了下来。或许是经历过一次死亡,那种绝望与不甘充斥着内心,让他莫名的有了勇气。

  “恭喜宿主获得影子风衣(来自魔兽位面的神奇装备,非战斗状态可以自行选择进入隐身状态);恭喜宿主获得黑暗奥义(来自瓦罗兰大陆劫所领导的影子流派的禁忌忍术);恭喜宿主获得水寒剑(来自秦时明月的墨家统领徐夫子所铸宝剑,剑如其名,剑性阴寒);恭喜宿主获得系统背包(一百立方米米的储存面积)。”

  “嗡~!”

  楚墨还没反应过来,四周的黑暗蠕动起来,仿佛拥有了生命,化作千万只魔爪朝着楚墨的身上攀爬而去。

  “这是什么?等等!”楚墨还来不及反抗,黑暗已经将他包裹,就像是从人身上剥离一层人皮,黑暗鼓动渐渐有了人形。

  遥遥望去,影子正在拥抱楚墨。

  “呼……”楚墨剧烈的喘着粗气,影子遁入地面,他的额头布满汗水,瞳孔微微一缩,望着地面上的影子,觉得有几分不真实,他竟然能感受到自己的影子。

  “万界系统,首次启动完毕,目前系统所绑定主位面为《超神学院》,宿主半月仍有一次位面穿梭的机会,请尽快使用。”

  “友情提示,系统为宿主在《超神学院》位面安排的身份为,无业游民。”

  系统的提升音缓缓消散,楚墨望着周围的光景,黑暗在退散。眼前的视线中出现了色彩,高楼大厦耸立,天色是阴沉的,正下着瓢泼大雨,雨水不断滴答在他的脸上。此刻,楚墨正躺在一处狭窄阴暗的小巷里,半身浸在水泊里。

  “我真的还活着?不是梦吗?”楚墨呢喃着,尝了一口雨水,咸咸的。

  “切,原来还活着,你装什么死,吓老子一大跳,不就踹你一脚吗,还敢躺在地上装死。”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喝,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楚墨的身前,满脸横肉,一幅十分凶狠的模样,“哥们我找你借钱,是看得起你,你知道吗?懂事的话,就自己拿出来,别逼老子动粗?”

  这男子叫龙元,外号龙哥,是这一代的混混。莫名的信息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找我借钱?”楚墨脑袋一疼,伸出一只手撑着地面,勉强站了起来。一阵模糊的记忆充斥着脑海,另一个楚墨的一生!与他同时间死亡,所以系统才将他的灵魂夺舍到这具身体上。

  一直以来,曾经的楚墨,软弱安分,虽然学历不高找不到好工作,但也经常干点零时工的活,便成为了周围混混欺负的对象。在龙哥这类人看来,像楚墨这种懦夫,又不敢反抗,是最快的来钱方法。

  “开什么玩笑啊,龙哥,我自己都还没找到工作,哪来的钱借你。”莫名其妙的话脱口而出,楚墨咧嘴一笑,有些阴森,他才刚刚从地狱回来。

  “胆小鬼,你少给我装糊涂,我看你是想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了。”名叫龙哥的男子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拽住了楚墨的衣领,一把将楚墨蛮横的推到了墙壁上,从腰间拔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

  “反正是烂命一条,你想要就拿去吧。”楚墨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是因为系统吗?还是说死过一次的人总会发生改变,那种被黑暗笼罩,没有声音没有光线的感觉,比任何东西都恐怖,因为它连遐想的权利不给你。

  “你……以为老子不敢吗?”龙哥右手微微一抖,他当然不敢真的杀人,如今可是法制社会,杀人的麻烦可不小。脸上的表情更加凶横,刀尖抵住了楚墨的心脏。

  “可为什么我感觉你在害怕呢?明明是你用匕首在威胁我。”楚墨的声音变得低沉,嘴角挂起一抹弧度,握住了龙哥的右手,将他手中的匕首轻轻往前一送,插入他自己的心脏之中,“表现勇敢的方式应该是这样才对。”

  “叮~!”

  龙哥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吓得退后了两步,手中的匕首掉落在了地上。

  “我……我杀人了。”龙哥额头瞬间渗出冷汗,他只是个小混混,平日里干点偷鸡摸狗的勾当就是极限了,“不对,是这小子,自己找死,和我没关系才对。”

  “是啊,我找死。”楚墨的声音幽幽响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龙哥的背后,手里握着的正是龙哥自己刚才丢掉的匕首。

  “你怎么……”龙哥的瞳孔微微一缩,骇然的望向墙壁上的那具尸体,逐渐变为了黑色的影子,一双阴沉的眸子正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