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家族财阀 230、全家总动员

  袁方国准备找的那个人便是刘胜勇,他隐隐约约记得刘胜勇先前告诉过他,他的一个亲戚在大北县下面一个乡镇高中当副校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成功的概率肯定大了不少。

  第二天,袁方国起了个大早,刚走出卧室的时候,门口就传来了妹妹的尖叫声,“哇,下雪了。”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一看,果然只见纷纷扬扬的大雪从天而降,犹如鹅毛般的大雪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之中。

  他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哆嗦,赶紧把身上的棉衣裹得紧紧的。

  二弟袁方泰也在这时起床了,见着四妹在雪天之中又蹦又跳,快乐的就像是个小仙女一样,袁方泰赶紧拿出照相机,对着妹妹咔咔咔就是一顿狂拍。

  “什么声音?”袁方安很快注意到了二哥手中的照相机,她眼前一亮道。

  “照相机。”袁方泰笑着道,“四妹,我给你拍了好几张,回头给你洗出来。”

  “我看看。”袁方安跑着进来。

  “现在看不了,必须要去照相馆去洗才能看到。”袁方泰耐心的给妹妹说着。

  袁方安摆弄了一会儿,接着跑进了灶屋,对着正在灶膛前的奶奶跟锅台前的母亲咔咔咔拍了好几张,“奶奶,大年三十的时候我们全家来张合影。”

  秦明珍一脸笑眯眯,“好。”

  就在这时,怀里抱着一大摞干柴禾的袁成祝走了进来,他把柴禾朝灶屋一扔,拍了拍身上的木屑,道:“妈,外面下起了大雪,你还去不去赶集?”

  “去,怎么不去。”秦明珍先前眼睛有些老花眼,但是她的腿脚还是灵活的,老太太平日里背着一大背柴禾能从几公里外的林地回到家里面。

  “行,那就永英在家看着,中午就不用管我们了,我估计要下午才回来。”

  “嗯,你们慢点走,这雪大。”陈永英叮嘱道。

  早上做的是臊子面,臊子是五花肉做的肉酱,配上陈永英从地里采摘的新鲜豌豆尖,袁方国几兄弟美美地吃了一大碗。

  吃过早饭之后,袁成祝给家里人准备着背篓。

  他跟三个儿子各自背了一个大背篓,母亲秦明珍跟女儿袁方安则背的是小背篓。

  大雪越下越大,下山的路都变得有些泥泞起来,好在袁成祝早就把拐棍准备好了,家里人人手一根,这才不至于下山的时候滑到。

  其实下山的道路还是可以供自行车行走的,只不过袁方国家里一直穷,都舍不得买而已。

  在下山的时候,袁方国跟父亲聊起了天,他让父亲其实可以买一辆自行车,还可以买一匹马。

  买马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驰骋在山顶的草甸上,而是平日里帮着背驼重物。

  “开完年之后去看看,现在市场上肯定贵得很。”袁成祝说道。

  袁方国应了一声之后,不由得将背上的棉帽拉到了脑袋上。

  “哥,你就像是白眉大侠一样。”袁方安咯咯一笑道。

  袁方民也大笑起来,露出了一口的缺牙齿。

  下山的路全家人走的很是小心翼翼,上午十点钟的时候,他们这才来到了山脚。

  山脚到乡里并不远,只有2公里地,袁方国的皇冠车就停在山脚远亲的家里面。

  袁成祝一家人并不急于马上就把电视机、电饭锅那些背回家,他告诉儿子,先赶集,把春联、年画那些年货都买齐,回来的时候顺便就背回去了。

  “爸,我跟老三可能要去一趟县城,如果你们回来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回来,就不用管我们。”

  袁成祝知道大儿子要去干什么,他不由得点了点头,“行,你们去吧。”

  袁方泰这时也说话道,“奶奶、老爸、四妹,你们坐坐我战友的车,把背篓给我,我背到街上去。”

  “你背到街上,那车谁来开?”袁成祝问道。

  “大哥他会开,你们放心坐上去就是了。”袁方泰边说边把背篓重叠起来。

  “爸,你要相信我的技术。”袁方国笑了笑道,“走吧。”

  “坐车咯……”袁方安一脸兴奋地钻进了车里面。

  袁方民也是一脸的神情激动,这种小汽车他还真的没有坐过,钻进车里,他不由得左看看右瞧瞧,一脸的稀奇。

  奶奶秦明珍更是乐得都合不拢嘴巴了,在二孙子的搀扶下,她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山沟沟里面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张黑色的轿车让周围的住家户都忍不住地出来打量。

  识得袁成祝的人一脸的不可思议,老实巴交的袁成祝儿子竟然这么有出息了?

  山沟里面的气温很低,袁方国赶紧把暖气打开,热乎乎的暖风吹的袁方安跟袁方民都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2公里的车程时间并不长,不过一路上袁方国都把速度压倒了最低,尽量让家人多在车里待一阵。

  “奶奶,你要注意身体,等我大学毕业了,就把你老人家接到蓉城去。”

  “什么?”秦明珍一脸笑眯眯地问着大孙子,刚才袁方民跟袁方安两个家伙叽叽喳喳,她听的不是很清楚。

  袁方国再次重复了一遍,秦明珍乐呵地直点头。

  到了乡里之后,袁方国让家人都在车上等二弟,他却钻出车外,找了家有公用电话的小卖部,给刘胜勇的大哥大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那头刘胜勇的声音很快就传了出来。

  “喂,哪位?”

  “刘哥,是我,方国。”

  “哦,方国,你回家了?”

  “对。”

  “好巧,我也在大北县,中午咱哥俩聚一下?”

  “行,我主要有点事情想要麻烦一下哥。”

  “什么事情?”

  袁方国在电话中把三弟的情况给刘胜勇说了一下,刘胜勇一听,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是小事一桩,回头我中午把他约出来,你也一起过来。”

  “行,那地点的话就麻烦刘哥定一下了,我请客。”

  “什么请客不请客,咱哥俩说这些,你只管来,这饭我请,你请的话,这线我还真的不牵了。”

  刘胜勇的性格便是这样,袁方国在电话中直感激着他。

  结束与刘胜勇的通话之后,他原本还想着给女朋友打个电话过去,不过想了想之后,他还是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