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尊传 第八百六十二章 符道对剑道 九

  “四师兄,你可知道五行相克之理?”

  “怎么不知道,不就是金克木,土克水这些。”

  “哦,四师兄原来认字,昨天是不是你偷看我的灵符录?”

  “哼哼,师弟,只要我的剑气够强,管你什么五行,都一剑斩了!”

  出剑的同时,平剑不禁想起曾几何时,仍是孩童时,与苍云的对话。哪里能够想到,今日真有兄弟刀剑相向之时。

  平剑的剑上不止是剑气,一股土气、一股木气交织旋绕,让白剑如一支钻头。

  四十九块镜面。

  四十九个平剑。

  四十九道剑气。

  同时闪亮。

  下一个瞬间,四十九道剑气划出四十九道光尾,汇聚成一个光点,光点的中心,是冰凤凰和石玄武。

  当冰凤凰和石玄武的身体感知到被割裂时,只能看到本身已四分五裂的身躯。

  碎裂的冰块、石块飞出极快,在冰凤凰和石玄武眼中,这一刻仿佛静止。缠绕在平剑白剑之上的土气、木气,附着在切口之上,让冰凤凰和石玄武不能愈合。

  平剑确实不善于五行之道,但苍云这五行阵法中蕴含无上纯正的五行元气,正成为平剑最好的导师,以平剑的资质和修为,沉浸在纯正的五行元气之中,对五行元气的感知提升极快,加之与冰凤凰的搏斗,对水气理解更加深刻。

  一法通,万法通。

  随之对五行之力的掌握瞬息万里。

  虽距离苍云的阴阳五行之法仍有许多差距,对付冰凤凰与石玄武这两只灵兽已足够,更何况平剑的修为本就在苍云之上,更何况这两只拟态出来的初入尊级的灵兽。

  “师弟,还是那句话,只要我的剑气够强,哪管你什么五行之力!”

  平剑瞬间斩破两只灵兽之后,身形开始涨大,直长到千余丈高,膀大腰圆,肌肤黝黑,青面獠牙,仰天长啸,整片空间为之颤抖。

  皇鬼真身。

  白剑变得宽大凶猛。

  “破你阵法,便在此处。”平剑抬起白剑,一剑刺在冰凤凰与石玄武碎块交织之处。

  五行之力肆虐狂暴,如灭世一般。平剑的剑尖一顿一顿的前进,五行之力狂暴的中心,猛然一片平静,平剑反而小心翼翼,剑身平稳,温柔的刺破那一点宁静。

  如拨云见日,剑尖刺破空间,见到了镜面空间。

  平剑虽破了苍云的阵法,心中不免惴惴,若苍云的五行阵法无限演化下去,出现五行灵兽,如何应对?平剑自问没有同运五行之力凝于一剑的本事。且谁知道五行灵兽生出之后有何等变化。

  再者,这五行灵兽的性格好似似曾相识,实在是触之难受。

  平清已收起剑念,与苍云相视而立。

  平清,也已现出皇鬼真身。

  苍云背后的蓝色光环残破不全,面色微白。

  平清、平剑千余丈高的皇鬼真身,在镜面空间中并不显得高大,是那空间的上下,悄然远离。

  “哦,还没能解决苍云?”平剑问道,见平清已现出皇鬼真身,便知方才有一番苦战。

  平清点点头,黑剑插在身前,剑尖插入镜面之中。

  “苍云在我剑念中,能够预测我的剑意,不得不以力破之。”平清瓮声瓮气道。

  在平清的剑念之中,苍云已能做到完全预测平清出剑的方位与时机,而平清则未能一念灭去苍云。

  未免去后患,平清散去剑念,否则苍云再承袭些剑念的好处,弄出个符念之类的麻烦,非常不妙。念及此处,平清现出皇鬼真身,黑剑变为短剑,宽大似钺,平清手握一条锁链,连着黑剑。平清在散去剑念前,将剑念变为锁,锁定空间,逼的苍云只能硬接平清一剑。

  平清挥动锁链,黑剑飞旋斩向苍云,连破十三道阴阳真武玄蛇符,二十六道川字护符,三道娲符。

  最终在苍云面前一尺处方停住。

  而苍云符文战体爆破,背后蓝色光环崩坏,神力损耗过半,三道娲符,抽走过半精力。

  一道娲符,让苍云身体空虚。

  二道娲符,让苍云眼前发黑。

  三道娲符,让苍云见到白光。

  三道娲符过后,苍云几乎瞬间晕厥,靠着符文战体不灭之身,鲸吞天地元气,堪堪守住形态。而平清也被这三道毁天灭地的娲符炸的身形不稳,庞大的皇鬼真身几乎湮灭在娲符之中。

  而平清修为确在苍云之上,暴起周身法力,本就是剑心之身,几乎不生不灭,勉强保住身躯。

  就像平清所说,修为高低有定论,能够勉强达到的高度,便是修为的上线,达到尊级,再无侥幸,苍云即便再用娲符,仍不能灭去平清。

  因为苍云能够勉强施为,平清也可勉强施为。

  尊级修为,不似王级及以下,尊级可号令天地元气,无论妖尊,魔尊,仙尊,鬼尊,已初步踏破阴阳界限,元气在尊级号令之下,变幻无常,若一位妖尊有意为之,自可模仿仙尊之法术,而仙尊以元气强化自身,也可效仿魔尊躯体之强悍。

  这是等身等法的效果,不似低级修真者,终归是模拟法术的法门。

  所以苍云有娲符妙法,平清也有诛仙剑诀,难分上下。

  更甚者,苍云以一己体悟的娲符,迎战玉清所创的诛仙剑诀,实属难能可贵。放眼五大上界,除如来佛祖,哪个修真者敢说自创的法门能与三清一较高下?

  “苍云,你符阵已被我破去,还有什么手段?”平剑问道。

  苍云前后看看,平清、平剑一前一后的夹住苍云,在两个高有千丈的皇鬼真身面前,苍云几如蚍蜉。

  五行符阵,是苍云领悟出来的最强符阵,还指望两个尊级灵兽,能够困住平剑,虽苍云也知道在尊级修为,相差一步,便是天差地别,也并未心存侥幸,心中却也希望能够像以往一样,在战斗中绝处逢生,有所顿悟。

  若五行阵法中生出第三只五行灵兽,便可化生相克相生,如石玄武是依土气而生,冰凤凰是依水气而生,土气相克水气,则用来斩杀冰凤凰的土气不能奈何石玄武,且石玄武还能吸纳克制冰凤凰的土气。待生出第三行的灵兽,火白虎,则可与石玄武生生不息,让灵兽间不止有被动相克,还有主动相生,令石玄武威能倍增,则平剑不但要面对不能被灭去的冰凤凰,还要面对更加凶猛的石玄武。

  若生出的第三只灵兽不是火白虎,是木神猴,便是木克土,水生木,木神猴受到冰凤凰加持,威能倍增,石玄武不再惧怕缠绕在平剑白剑上的木气。

  每增加一只灵兽,五行阵法的威力便要倍增。

  可惜,平剑一剑破了五行阵法,没有给苍云留下生出第三只灵兽的时间。

  这并非平剑运气,凭苍云现在的修为,若要生出第三只灵兽,并非一朝一夕可成,归根结底,仍是苍云修为较平剑较差,若平剑修为不及苍云,便不能一剑斩杀两只灵兽,并刺破隐藏在灵兽碎片中的阵眼,及时脱困,只能深陷泥潭,等着那一只又一只的灵兽从五行之气中爬出。

  那便是噩梦的开始。

  现在苍云、平清、平剑调动天地元气,将身体修复至最佳状态,仿佛回到了战斗的起点。

  这是苍云入尊以来,真正的和大尊交手,心中许多疑惑,对尊级的理解,均大为提升。但现在,苍云再没有时间布置一道大符,更难奢符阵。

  “这就是尊级之间的战斗吗?”苍云不禁喃喃。

  同离黎作战时,离黎借用玻璃大尊尸身,才有了尊级修为,毕竟没有做到心神合一,而平清、平剑以自幼修习的诛仙剑法入道成尊,性命交修,行动起来圆润自如,绝非离黎可比。

  这一场激战,似缓似快,苍云已忘了时间流逝几许,不知特异空间之外,是白马过隙,还是山河沧桑。

  平清和平剑的身形缓缓缩小,散去皇鬼真身,恢复原本身材,而身上散发的皇鬼真身威势并未消散。

  形态不过外像尔。

  平清、平剑两兄弟经过与苍云的激战,也是心有所悟,这皇鬼真身归于本身,便是一大进步。

  “苍云,还有何话说?”平清向前踏出一步,问道,镜面被平清一踏,生出一圈圈涟漪,似被无上重物践踏一般。

  平剑也是踏上一步,镜面再起波澜。

  苍云心中念头急转,勾陈横在胸前。

  一前一后,黑白两剑,夹击苍云。苍云身形急转,但空间、时间似已被平清、平剑的两柄剑锁定,苍云能够转动念头,却转不动身形。

  “这个特异空间?”苍云心中讶然,对这感觉又有些莫名的熟悉,只是身上的刺痛,打断了苍云的思绪,让苍云想不起这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苍云低下头,看到胸前一左一右的插着两柄剑,从背后透体而出,煞气疯狂的涌入,苍云符文战体急速闪烁,也只能勉强抵住煞气对身体的侵蚀,却挡不住生命力顺着两柄剑流失。

  平清和平剑仰天长笑。

  “哎?”平清摸摸眼角,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平剑同样,肆无忌惮的笑着,却泪流满面。

  “这是,什么情况?”苍云迷离中,不禁喃喃自语。